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小远生快哟(●'◡'●)ノ

去年就没啥准备的,今年也没啥准备,惭愧。
不过还是写了个于远小剧场,小远生快~要一直幸福哦~
*
*
*
百花异闻录paro
*
*
*
邹远拿了一罐冰镇的苏打水给自己降温,刚从外面调查完回到百花侦探社,整个人快要热晕过去。
侦探社冷气开得很足,然而却一个人都不在。
邹远这才想起来,曾信然昨天和他请假说要回趟老家,朱效平说今天要去拔牙,老张好像也有什么事情要耽误工作一天,周光义说要和老朋友见面,于锋说,等等,于锋好像没说今天不在啊,人呢?

铃兰从沙发边的角落跳上了邹远的膝盖,喵喵叫了两声,重新找着一个舒适的姿势蜷成一团。
邹远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抚摸猫背,不去想于锋为什么不在侦探社,也不去想为啥大伙齐刷刷地在同一天有事情,有了些睡意然后很快进入了梦乡。

邹远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让他吓一大跳的是他竟然睡在自己的床上!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进入了自己的房间,难道自己会梦游?还是说——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在黑暗中显得尤为刺耳。
邹远还是用的古老的翻盖手机,现在几乎已经没有这样的机型。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邹远按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了低沉的电子男声。
——请按照线索指示完成任务,否则你将再也见不到于锋。
邹远一惊,从床上跳了起来,冲进办公区,打开探测设备,想要追踪定位对方的位置。
——打开电视机,锁定动物世界,它将告诉你下一条线索。
录音重复了三遍,对方才挂断了电话。
“动物世界?”开什么玩笑啊。
邹远突然觉得这是一出低劣的恶作剧,不过他还是在意于锋的,虽然他真心认为按照于锋的身手还真没多少人能动得了他,更别提绑架了。
绑架?怎么会想到这个?邹远突然有点紧张。
虽说有点紧张,邹远还是很冷静,准备拨打于锋的电话来求证一下真伪,现在这种电信诈骗不是很多吗,说不定就是个骗子。
“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您稍后再拨。”
搞什么鬼啊。邹远手心有些出汗。
邹远也没想过把事情和侦探社的其他成员说,找唐昊?现在也不能证实自己的猜测,所以只能靠自己,如果真被绑架了,他也想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厉害,连百花“第一高手”(邹远未经于锋同意给起的外号)都能掳走,邹远这么想着竟有些小兴奋。

邹远打开电视调到了纪实频道,当下确实在播放动物世界,讲的是非洲猎豹。
“这能提供啥线索?”邹远盯着电视机都要盯出洞来了。
邹远看到右上角18:59:30开始跳的时间,下意识地去看时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转头再想,要真是这种指向,也没必要调到动物世界吧。
铃兰从沙发上一跃而下,围在邹远脚边转,轻微的清脆的铃响声从下方传来,和电视机里的声音重叠。
“……猫科动物中,猎豹的爪短而钝,而且不能收缩,这帮助它们在奔跑时扣住地面……”*
邹远听到几个关键字,有点汗颜,不过这线索也太直白了吧。
邹远抱起铃兰,发现它脖子上系了个铃铛,他可从没给小花戴过任何饰品。下午,邹远回侦探社的时候,铃兰的脖子还是干干净净。
这歹徒不仅敢跑到百花侦探社,还对他家的猫动手动脚。
邹远忘了,关于自己怎么从会客厅的沙发到卧室的床依旧还是个迷。

邹远取下铃铛,看见铃铛上面写了“PC”,两个英文字母,邹远第一反应是电脑,歹徒的套路不必想得太复杂,至于笔记本电脑还是台式电脑,并没有明确的指向。
百花侦探社人手一本笔记本,基本是随身携带,台式电脑有三台,都在他眼前。
其中两台分别是他和于锋专用的,另一台用于资料传输。
于锋的那台和用于资料传输的那台,输入密码查看后并没有什么问题。
邹远在开启自己的这台电脑时,明明是夏天手却冰凉。
——密码错误——
邹远输入自己往常输入的密码,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重复一次输入还是密码错误。
怎么就不对了呢。
这台电脑的密码只有邹远和于锋知道,而且经过指纹加密其他人是无法打开的,强行破译只会启动报警器。
邹远额头冒出些微的冷汗,他真不想往那方面想。他重新拨通了于锋的电话。
这次电话接通了,然而却没有听到于锋的声音,只有在很空旷的类似厂房那种地方才能听到的巨大风扇的声音。
邹远拳头握紧,这不可能!全身神经紧绷,没有实感的恐惧和害怕。
此时此刻,邹远毫无头绪,没有关于解开这个密码的任何线索。
“于锋……”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毫无预警地发出了短信提示音。
发信人不明,是个陌生手机号,和刚才的来电也不同。
——special gift
密码?
邹远从尾骨到背脊止不住的凉意,原本两个普通的英文单词,这样的组合却让邹远产生了极其负面的想法。
愉快犯。变态杀人犯。
输入密码,跳转到桌面。
桌面背景被换了。
变成了巨大的倒映在水面上的“7+8-?=”,7和8是电子数字。
邹远很快得出了结论,是F盘,这个小把戏,还真是被人小看了呢。
进入F盘,邹远扫了一眼所有的文件夹,打开了唯一的一个F开头的名为First的文件夹。
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
——special gift.avi
邹远紧张到眩晕,手也止不住颤抖,他怕他打开这个文件,会看到无尽的黑暗与血腥,他怕这样的画面里会有于锋。
但是他还是要打开,这是找到于锋的唯一线索。
一分钟半钟的视频,前十秒是只有一些杂音而没有画面的黑暗。
然后突然的礼炮声吓了邹远一跳。
再然后他听见了于锋的声音,画面也变得明亮起来。
“原本我是拒绝的。”
画面中于锋穿着很正式的西装,手里拿着一束蓝色妖姬,邹远竟然在于锋脸上看到了一丝羞怯的表情。
“但是拗不过大家的盛情邀请,参与了此次特别策划。”
随后于锋顿了顿声音,说道:
“生日快乐,邹远。”
然后百花的其他成员都进入了画面之中,大家说着祝福的话语。
“小远,生日快乐!有没有很惊喜!”
都成惊吓了好嘛。
到这里,邹远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然后百花侦探社的大门被打开,大伙一拥而入,带着蛋糕和礼物,说着“生日快乐”。
邹远最先看到的是捧着蓝色妖姬的于锋,深情款款地看着自己。
邹远一时思维断线,他还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于锋。
邹远半开玩笑地说:“你这身行头,我会以为你是要向我求婚的。”
于锋笑道:“你的直觉一向很准。”
在大伙的视线之下,于锋吻了邹远,毫无预警地就这样吻了上去。
这不是于锋的风格!说好的成稳内敛呢!我怎么觉得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假的于锋!
“你愿意吗?”
于锋好听的声音拉回了邹远的思绪。
“嗯?嗯嗯??”
没等邹远反应过来,就落入了于锋的怀抱。
周围想起了掌声和曾信然吹口哨的声音。
邹远一脸懵,刚一度高度紧张,头脑都不能很好地转动了,就让时间静止此刻,让他感受于锋此刻的温柔相待。

邹远经过片刻的休整,脑回路也清晰了。
“谁的主意呢?”邹远开口问。
大伙怎么听着自家小主人有些不高兴呢。
“啊?这不是百花的传统嘛?”小曾不怕死地开口了。
“传统的惊喜?还是传统的惊吓?”邹远问道。
“怎么会是惊吓呢??”小曾一脸懵,整个过程应该是愉悦的呀。
大伙也都是面面相觑,想不出是什么环节出了差错。
只有于锋一个人了然,不过于锋不会说,算是使了个小小的坏心眼。
“不开心了?”于锋摸了摸邹远的头发,道。
邹远摇了摇头。
于锋又吻了吻邹远的耳朵,心满意足地看着邹远侧脸爬满红晕。
是惊喜还是惊吓的问题,就这样不了了之。
之后百花开了个小型的生日party,庆祝他们的小主人又长了一岁。

夜半,邹远突然想起个事情,他问一旁的于锋:“下午我不是睡在沙发吗?怎么醒来的时候在床上?”
于锋笑:“除了是我抱你到床上之外,你还能想到其他的选项吗?”
邹远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羞得不成话。

-fin-

*这句话来自百度百科。

*
*
*
小远生快!迟到一天的生贺!虽说是7.8发的(仅自己可见),但晚上写着写着睡过去了!7.9晚才填完!白天都在睡觉哈哈哈

评论
热度(15)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