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于远】正义之花(5)

*检察官的设定正剧向的于远
*3775
*双花出没注意

>>>
05
“邹远。”于锋的声音钻入邹远的鼓膜,在只有两人的走廊上听得特别清晰。

邹远原来就觉得于锋的声音特别好听,如果不是第一次见面有些糟糕,邹远可能一开始就会注意到于锋的声音会给人一种安心的暖意。不过大概是周身环境使然或是自己的原因导致于锋这些天都心情不太好,于锋的声音比平时的来得低沉似乎还带着意欲划破空气的刀刃。

邹远有点小紧张地抬头,强迫自己迎上于锋的目光强迫自己不要移开视线,等待于锋开口说下一句话。

于锋看到邹远紧张到肩膀都似乎有些僵硬,心里有点复杂,小声抱怨了一句:“总算给我逮到机会了。”

声音虽然轻但是邹远还是听清楚了,虽然不觉得眼下是可以发出笑声的场合,不过可能紧张过头也没那么紧张了所以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于锋挑挑眉:“怎么?”

仅仅两个字就把邹远的笑声给隔断了。

“没。”邹远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开口,视线离开于锋移向走廊的尽头。

于锋从靠着墙壁的姿势站直了身体,几乎平视邹远,以并非命令但却不容拒绝的语气对邹远说:“你下班后有空的吧?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邹远刚刚才下定决心,就从于锋口中听到了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想法。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啊,来得太快。邹远没想到这个好好谈谈竟然就要提前这么多时间,本来想拒绝,不过看到于锋不容置疑的眼神,悻悻然缩回了那几句想好的说辞。

看到邹远点头,于锋还是挺满意这个结果的。

-
科长办公室。

“刚刚收到的消息和报告书。嫌犯死了。”张伟沉声开口道,面色有些凝重。

“我们已经知道了。”邹远接口。

“怎么回事?”张伟抬眼看着邹远有些讶异。

“刚才唐昊已经特意过来告诉我们了。”邹远回答。

“唐昊那小子……”张伟有点头疼,显然对于公安经常出入检察院的事情感到不妥,被外人得知还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样呢。

“科长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指示?”于锋一开口就戳中重点。

“这件事还要经过检委会讨论,明后天应该就会有点眉目了。”张伟说,“以我个人而言,觉得事情到此为止比较稳妥。嫌犯死亡,没有追诉对象,决定不起诉是最终结果,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嫌犯死亡疑点太多不是吗,如果草草结案,被害人父母会怎么想?”邹远说。

“我也认为有必要彻查一下,刚才唐昊说犯罪嫌疑人三天前就已经死亡,却在昨天才得到消息。作为案件的侦查人员都没亲临验尸现场,那份尸检报告的可信程度有待商榷。”于锋说。

“你们两个……”张伟脸上有些动容,“还真是很可靠啊。”

于锋和邹远都有些愣住了。

“好了。既然你们已经知道这个消息,我也不多说什么。案件背后确实有很多疑点,不过你们可别自作主张了,还是等待最终结果再作考虑吧。”张伟说完话就示意于锋和邹远可以走了。

-
“别忘了晚上。”于锋在邹远推开办公室门的同时提醒了邹远一句。

邹远感觉到锋说话的气息正好轻轻拂过自己脖子周围的发梢,整个人都隐隐发热,“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一整个下午,邹远除了埋头在案子里的忙碌时间外,其他时候思考的都是晚上好好谈谈应该要说些什么内容,同时也有些在意于锋到时候会说些什么。邹远觉得自己对于这种情况感到没头绪,毕竟这还是第一次。

-
于锋抬头看了眼牌匾上写着的字,然后又看看邹远:“我们这是要进去?”

“我觉得这家店的过桥米线还挺不错的。然后环境也好,老板娘人也很好的。”邹远先于锋一步进了店里,晚上六点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老板娘看见邹远很热情地打了个招呼:“小远?很久没见你来啦。”

“抱歉啦,最近有点忙呢。”邹远腼腆地笑了笑,“老板娘,这边要两碗过桥米线。”

“好嘞。”老板娘应和一声。

邹远找了一个比较偏僻一点的角落坐下,于锋也没什么意见就坐在邹远对面。两人面对面坐着却都没有开口说话。邹远一直在摆弄自己的手机。于锋习惯性要了一杯水。在过桥米线没有上桌之前的那几分钟里面邹远一直没抬过头,于锋则一直盯着邹远看却什么也没说。

于锋尝了一口觉得味道的确是挺不错的不过自己不太常吃米线所以也没什么可以比较的。

“邹远。”于锋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我们要好好谈谈的吧?”

邹远点了点头,米线还有一半挂在嘴边没来得及吸进去动作就停顿了下来,样子有点好笑。 

于锋硬是忍住了没笑,看着邹远把挂在外面的半根给吃掉了。

“我发现你最近总是躲着我。”于锋说得不卑不亢,“如果是之前我对你作出的举动让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今天再郑重地向你道歉,对不起,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邹远终于抬起了自己快要碰到碗沿的脑袋。虽然这个地方也只是稍微偏了那么一点,但是来往的食客还是可以看到的,邹远就是觉得如果两个人单独呆在一个封闭的空间,自己胡思乱想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所以挑了这么一个可以说话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过于紧张的地方了。

“是我不好。这几天一直躲着你。以后我会注意。”邹远露出了微笑,他希望笑得不是那么苦涩。于锋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期待什么呢。自己是不是同性恋邹远也说不清楚,恰巧是碰上了一个有点懂他的人就错误当成恋情的前奏,自己这是想得太多了吧?

于锋想问的是其中的原因,刚想开口就被邹远抢先了。

“你觉得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邹远自问自答,“是同事,是朋友,也是搭档吧。”

于锋静静地听着邹远说,放弃了想要开口的念头。

“于锋,我觉得我还是挺感谢你的。在前辈离职之后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但是幸好你来了,很多责任分担给你,自己总算是能喘口气了。前段时间对你那种冷淡态度我很抱歉,错都在我,以后不会了。”邹远很庆幸自己能冷静地说完这些话,把还没生根的种子直接毁掉,让还没发芽的恋情直接湮灭,自己还可以像之前一样对待于锋吧。

“前半段话我接受了。后半段话你在逃避什么?”于锋听得出邹远隐藏了内心真正的想法。

“……”邹远睫毛动了动,“我没……”

“那天晚上你没加班吧?为什么说谎。”于锋问得毫无保留。

“……你怎么知道我没?”邹远脸上难掩讶异。

“我中途折回来的时候发现你已经走了。”于锋说。

“我当时可能正好去食堂吃饭了。”

“我正好也去打饭了,但是我没看见你。”

“我可能正好在厕所……”邹远觉得自己根本就扯不来谎。

“我问过案管的小林,你根本没有第二天要到期的案子。”

“我……”邹远已经是无言以对了。

“说吧。为什么?”于锋是那种不达目的善不罢休的人。

明明一直想隐藏的东西怎么这么容易被他觉察到,邹远真的不太想解释,这怎么能让于锋知道呢自己心里不纯洁的想法?

“小远?”一个声音的出现似乎是救了在这个场面下的邹远。

“前辈?”邹远抬头就看见了张佳乐,然后也看见了张佳乐身后的孙哲平。

“你和朋友过来吃饭啊?”

“啊,嗯。”

“介绍一下呗?”张佳乐看了一眼坐在邹远对坐的于锋。

“他是……”

“邹远的同事,于锋。”于锋没让邹远开口就自报家门了同时伸出了手以示礼貌。

“我是张佳乐。”张佳乐回握然后又指了指后面的人,“他是孙哲平。”

于锋看着张佳乐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心里有些烦躁,到底在烦些什么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乐乐。我说你能不能看看气氛啊?你搭讪的时机太次了。”孙哲平把张佳乐拉到一边低声说道。

“你没看见小远被欺负得厉害??”张佳乐不乐意了。

“我说乐乐,我一直觉得你对邹远保护过度了。你想过邹远的立场没有?”孙哲平在张佳乐面前难得一本正经地说话,“我并不认为你亏欠他什么,离职的事情你也是考虑了很久才做的决定。你总是这样我都看不下去了。”

“孙哲平你个大白痴!”张佳乐还是爆了粗口,他并没有活在内疚当中,他很早之前就已经释然,前不久看到邹远的状态后是彻底把心放了下来,现在自己的举动仅仅是作为一个前辈对自己后辈的爱护罢了。

被骂了的孙哲平一愣,就听见张佳乐接着说:

“大孙。你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你难道不清楚?”张佳乐戳着孙哲平的前胸一字一句道,“你、别、想、太、多。”

孙哲平看着自己面前有点咬牙切齿的张佳乐,到底还是舒了一口气,扬起了豪爽的笑容。

“是是是。乐乐一直都是好孩子。”孙哲平宠溺地揉着张佳乐的头发。

“大孙你能不能改改这个毛病!”张佳乐怒了,伸出手臂想挡掉在他头上作乱的手,“最起码看看场合行不行!”

两人的这种小吵小闹虽然听不清内容但从肢体动作也可以看出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于锋看在眼里觉得很刺眼,突然想到自己还在蓝雨的时候貌似身边也有类似的闪光弹。

邹远敛了敛羡慕的神情继续吃已经快被泡烂的米线。

“小邹。”孙哲平扯着张佳乐又回来了,“乐乐说他突然想吃家常菜,我们就先回去了。”

“我靠!我什么时候说过!大孙你!”张佳乐觉得自己被坑了,“我要吃米线!我说!你别勾我脖子!”

最后张佳乐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孙哲平给拖走了。

邹远都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于锋拉回了神思。

“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啊?”邹远一脸茫然。

“我说你为什么要说谎。”于锋有点心累,想好好谈谈还会有人来搅和自己运气到底是有多背。

“就只是去找前辈了。”邹远大概脑子里面还是张佳乐刚刚的身影,下意识脱口而出。然后说出来了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邹远抬头看见于锋眉头皱了皱。

“是吗。”于锋放下筷子对邹远说,“我知道了。”

邹远一愣有点没懂于锋的意思,知道什么了?什么知道了?

于锋看着一脸呆呆的邹远还真有些于心不忍,看见邹远碗里也快见底,便说:“吃完了?出去走走?”

“哦。”邹远现在可不敢说什么拒绝总觉得刚才自己的话可能让于锋理解错误了,但是自己要怎么解释啊,明明自己说的也是实话。

邹远站起来的时候磕到桌角没站稳直接撞上了于锋的后背。

鼻子好痛。

于锋转过身就看着捂着鼻子的邹远听见邹远有点闷闷软软的声音。

糟糕,有点可爱啊。

-tbc-

2015.03.09_21:09

>>>
没人找我谈人生有点寂寞啊。

评论(12)
热度(24)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