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于远】正义之花(15/完结)

*检察官的设定正剧向的于远
*2921
*唐昊、双花出没注意
 最后一章写得不甚满意以后大概会改改吧

>>>
15
于锋从来没觉得自己会害怕什么,直到他接到了唐昊的电话才体会到什么是恐惧。

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坐着的是张佳乐和孙哲平,而唐昊则是一脸焦躁地在手术室外不停地踱步。

唐昊看见于锋后二话没说一拳挥了过去。于锋右肩撞上了后墙生疼。唐昊一把抓住于锋的衣领怒不可遏:“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我操!”

“唐昊你冷静点!”张佳乐出口制止了唐昊暴怒的行为。

唐昊怒瞪着于锋,但最终还是放了手。于锋目光投向张佳乐以示感谢。而在张佳乐看来于锋此刻的表情把自己伪装过头把感情隐藏太深。

“我巴不得现在躺在里面的是你!”唐昊怒气不减。

于锋似乎笑了,但是大概笑得很苦涩也很勉强。

“抱歉,我做不到。”于锋开口。

“你说什么?!”唐昊震惊了一步上前又想抓着于锋打了。他没想到于锋这么不要脸,于锋是真的喜欢邹远吗还是说不过是把邹远当做消遣?

“手术室外请保持安静!”从手术室内走出一名护士对着两个快要打起来的男人说道。

“请问患者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张佳乐问。

“还未脱离生命危险。”护士说完便又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外的气氛很凝重,唐昊气得快把医院的墙壁敲出洞来,于锋则是坐在椅子低着头安静得可怕。唯二还比较正常的就是张佳乐和孙哲平了,他们小声交谈着应该再给邹远的父母打个电话,因为刚才一直是“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张佳乐摆了摆手手示意孙哲平他到外面去拨个电话。

于锋其实恐惧到几乎全身发抖,但他克制得完全没有表现出来。刚才唐昊说得那句话狠狠地戳中了他的心事,他乐意替邹远承担身体上的伤痛,但是他却没法替邹远承受悲伤。如果现在躺在里面的人是自己他无法想象邹远到底会用怎么样的表情来接受这样的现实,他不想再看到邹远为他哭泣了。

张佳乐进来后对孙哲平摇了摇头表示还是没有接通。

这时孙哲平的手机响了。

“孙队。犯人找到了他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现在正在看守所你要不要过来一趟?”电话那端传来了声音。

“行。十分钟后到。”孙哲平回了一句而后对张佳乐说,“乐乐我先走了你有什么事再打我电话。”

“嗯,你去吧。”

孙哲平走过于锋面前的时候,被于锋用手臂拦住了去路。

“能问问是谁吗?”于锋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

“知道后你打算怎么做?”孙哲平问。

怎么做?于锋没想过要怎么做。用法律的手段吗?还是报复呢?报复?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种想法。身为检察官的骄傲?心中的正义?还是邹远?在自己心里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抱歉。”于锋垂下了手臂不在拦着孙哲平。

“邹远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唐昊看不下去了,他觉得于锋很没种。自己喜欢的人被打了,打回去是多正常的事情,一个男人竟然这么扭捏,邹远真他妈的是瞎了眼了。

邹远为什么会喜欢他?于锋之前有问过邹远,但是邹远没告诉他。而于锋喜欢上邹远的理由大概很简单因为邹远身上的气质很吸引他,而且邹远又很懂他。于锋无法否认自己对邹远的沉溺,无论是对邹远的感情还是他的身体。他不安于邹远和唐昊的关系,想要掩饰却依旧控制不住地暴露自己不堪的想法。

是啊。邹远怎么会喜欢他这种人。

于锋闭上了眼睛没理会唐昊的话。

-
 经过三个小时的抢救,邹远似乎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生命体征并不稳定,术后被送往了重症监护病房。隔着病房透明的窗玻璃张佳乐看着邹远较为稳定的呼吸,瞥了于锋一眼后示意唐昊和他一起离开。

“我怎么放心!”唐昊叫道。

“有于锋在。”张佳乐拍了拍唐昊的肩膀示意别发出这么大的响声。

“我操。”唐昊咒骂了一句表示不爽。离开之前唐昊的怒气一直都停留在于锋身上,虽然邹远会遭遇这种事并不是于锋的错。

病房外的走道安静了下来,大概是因为已经大半夜的关系,隔着玻璃于锋还是能听见仪器的嘀嘀声,和邹远透过呼吸罩的呼吸声,于锋能看见邹远头上的绷带渗出的淡淡的血迹,和眉间化不开的悲伤。

于锋真真就这样看了邹远一整夜。

-
 邹远昏迷了整整三天,于锋就陪了邹远三天。于锋向检察院那边请了假,然后他们大致都知道了于锋和邹远的关系,可能接受不了感到恶心又或者受到了惊吓但是又能说什么呢。

周光义他们在周末的时候到医院看望邹远,能看到于锋一直就坐在床边陪着邹远。大概是不想打扰他们两个,留下了花束和水果以及几句祝福的话便离开了病房。

邹远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一片白,他轻轻叫了声于锋的名字。

“我在。”于锋在坐在床边说道。

邹远艰难地抬起手臂,手抚上了于锋的脸想感受一下活着的温度。

“对不起让你待在你这么讨厌的地方。”邹远有些不稳地说道,“但是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邹远。”于锋手轻轻覆上邹远的手,“该说感谢的是我。谢谢你活了下来。”

“于锋。”邹远微微笑开了,“你能吻我一下吗?”

于锋一愣但是看着邹远的笑颜用行动默许了邹远的要求。于锋低下头将嘴唇覆上邹远的,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将邹远捧在手心。

-
 三个月后邹远痊愈出院了,但是变得有些嗜睡,大概是受伤之后留下的后遗症吧,不过邹远并没有太在意。之前袭击他的犯人在两个月前已经伏法并在上个月的公开审判中以故意伤害致人重伤获刑。

住院期间,张佳乐联系上了邹远的父母,他们从尼泊尔赶回来看望了自己的儿子又在确认了自己儿子没有大碍后又飞回了尼泊尔。邹远父母得知了自己儿子喜欢上男人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仅仅表示理解,并未表态支不支持。不过在于锋看来大概是一桩好事。

于锋泡了杯白茶放在邹远的办公桌上。邹远喝了一口后回以微笑。之前于锋对邹远说过白茶的各种好处,但是邹远直到最近才慢慢养成了喝白茶的习惯。

邹远发现了于锋的一些改变,他也说不上是怎样的改变,温柔稳重不是之前就有的气质吗?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于锋都会把邹远放在第一位考虑,虽然于锋没这么说但是邹远大致能感受到。邹远时不时会接到唐昊打过来的电话催他快点和于锋分手弄得他有点莫名其妙,而于锋得知后也只是笑笑没有生气。邹远觉得于锋大概是太在乎他了所以变得比之前还要温柔,不想让自己看穿他的不安,这一认知让邹远有些心疼,但邹远什么都没说。床上的于锋温柔得不可思议,让邹远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但邹远依旧什么都没问只是安静而热切地配合。他总是相信着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对他对于锋都是。

“早上几点的庭?”邹远问。

“九点半。”于锋回答,“小远你竟然忘了?”

邹远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走吧。”于锋说。

“这么早?”邹远有些意外,明明才八点四十五分啊。

“你想穿着便服出庭吗?”于锋轻笑。

邹远红了脸。

-
 检察院的更衣室里。

“我觉得这个领带直接系好比较好,可以直接套不用每次都搞这么麻烦啊。”邹远帮着于锋打领带有些不太乐意。

“那不是少了些乐趣?”于锋捋开邹远额前的刘海吻上了邹远额头那一条淡淡的伤疤。

因为邹远头微微前倾帮着于锋在他领口作业,所以于锋吻上邹远前额这个动作是那么顺其自然。

“你够了啊于锋,每次都要这么来一下。检察院注意形象。”

“更衣室没别人。”于锋说,“下次要不要在这里试试?”

“卧了个大槽!”邹远受到了惊吓。

“抱歉我开玩笑的。”于锋温柔地揉了揉邹远的头发。

邹远扯着于锋的领带把于锋拉向自己,因为没控制好力道撞上了于锋的鼻子,而后狠狠地咬上了于锋的唇。

“行!今天能把这个案子诉下来我就跟你在这里做!”邹远一副大义凌然的表情。

“科长听到大概会哭的。”于锋一愣随即轻笑出声。

邹远大概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瞬间羞得无地自容。不过邹远抬头看见于锋笑得那么明亮自己的世界也跟着明亮了起来。

-fin-

2015.04.17_17:42
 >>>
 正文完结了。

评论(8)
热度(20)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