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昊远/友情向】正义之花番外昊远篇

*正义之花的设定
*3910
*迟了N多天的糖糕生贺

>>>
唐昊和邹远两个人从小就认识,可以说他们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有了些渊源。本来两个人的父母就是高中起就认识的朋友,两家人又住在对方隔壁串门是经常的,邹远和唐昊小时候一起睡觉也是三天两头的事,所以他们两个人是众人口中典型的青梅竹马。他们的友情是在吵吵闹打打架中培养出来的。

邹远对唐昊的感情永远都不会超出好友或是兄弟的界限,这是邹远经过多年的实践得出的自己都不容置疑的结论。邹远对于同性恋这一点他是在大学的时候才有所认知在工作时认识于锋之后才确认自己原来是喜欢同性的这个事实。大学期间恋爱史一片空白的邹远为什么会喜欢上于锋而没有喜欢上一直在身边的唐昊呢。按照邹远的话来说二十多年都没有把朋友变成恋人那么之后也是不会有什么恋爱的可能性了。再说了唐昊喜欢女生这一点邹远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两个人的关系从前往后也只有挚友这一层了。

唐昊对于自己的发小被别人抢了去的这个事实在邹远受伤之前是痛心疾首的,自己的糗事都在邹远有意无意间被抖落了出来能不心塞?不过在邹远受伤之后就变成了悲愤交加的心情,对于锋也是有些不待见,不过看在邹远的面子上也没怎么为难对方。

虽然邹远总是对唐昊毒舌但是唐昊似乎已经把邹远只对他显露的特质当成一种习惯了,似乎还有些乐在其中,每每这个时候唐昊在于锋面前就显得特别得意,当然这受到了邹远的白眼和于锋的不以为然。

不过唐昊本就是那种不会把自己被对方嫌弃这种事放在心上的人,很坦然地接受然后很坦然地无视。

-
 这一天邹远约唐昊出来吃饭顺便把一些东西还给他。

“喏。你的衣服。”邹远把折叠好的T恤衫牛仔裤连同纸袋一起递到了唐昊手里。

“啊?”唐昊一愣没弄清楚什么状况,接过袋子朝里面看了一眼诡异地笑了,晃了晃手里的袋子说道,“喂喂邹远,你家那位知道吗?”

“哈?”这下是邹远一头雾水了,“这关于锋什么事?”

“嘿嘿。知道我今天生日特意给我买礼物你家那位不会有什么意见?”唐昊笑得邹远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被唐昊这么一说邹远倒是记起来了,今天竟然是唐昊生日。已经很久没在一起过过生日了,不管是唐昊的还是邹远的。不过邹远的的确确是忘记了被提醒之后才记起来,虽然不想泼唐昊冷水但是邹远还是实话实说了。

“我家那位当然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了,因为这不是我买给你的生日礼物而是我还给你的你落在我家的衣服。”邹远说,“我说唐昊你连自己的衣服都不认识?”

唐昊突然觉得自己胸口闷得慌,表情看起来有点糟糕。邹远有点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

“生日快乐不过没有生日礼物。我也是刚记起来。”邹远双手合十表示抱歉不过语气里却是只带着三分歉意另外七分被笑意取代。

“喂喂。你好歹表现出你很抱歉的样子啊。”唐昊看着邹远完全没在反省有种被打败了的感觉,“话说我什么时候把衣服落你家了?”

邹远摸了摸鼻子心想貌似是挺久远的事情了。

-
 当时邹远刚考进百花检察院不久打算搬家到离检察院不远的小区,然后就把在警校培训期间难得放一次假的唐昊给坑害了当了一天累到没天理的免费搬运工。

本来其实邹远请了两个搬运公司的师傅帮忙搬一些家用电器之类的重物,当天一卡车的东西都已经运到邹远新家楼下了两个师傅都开始作业了结果其中一个师傅被草丛里面窜出来的一只野猫给惊吓到一个撒手冰箱砸到了脚落了个脚趾骨折,而冰箱就顺势往边上一倒磕坏了冰箱门落了个关不上。

师傅一看真是坏了这冰箱好说歹说也得三四千的样子吧?赔不起啊哀嚎声起。

邹远倒是显得很淡定很大方没谈赔偿的事儿,还帮师傅叫了辆出租车送了医院。之后邹远给唐昊打了个电话要他过来救个急。朋友有难当然是两肋插刀了。

“怎么搞的这是?”唐昊没多少时间就来了,看着躺在地上可怜的冰箱皱了皱眉。

“意外意外。”邹远轻描淡写地回答。

唐昊看了一眼表情貌似有些无奈的邹远然后又看了一眼在一旁面露难色的搬运工人,大致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现在怎么弄?”唐昊捋了捋袖子说。

“就麻烦唐警官辛苦一下啦。”邹远笑。

“报酬?”唐昊看着一卡车的家用电器挑了挑眉。

“一顿饭?”

“成交。”

其实唐昊这人在这方面很好说话也挺容易满足的。不过这次唐昊却是有点后悔了。

“卧槽!”唐昊看见卡车又载着一堆家具停在楼下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邹远你没在开玩笑?!”

邹远笑得一脸无辜。然后唐昊很没辙。再然后唐昊就累瘫了。

-
 邹远看着唐昊躺在自家木地板上摆出一个大字一动不动便蹲了下来戳了戳唐昊的脸。

“唐昊?”邹远叫了声。

唐昊一惊差点没跳起来:“干什么干什么?累死了已经让我先躺躺。”

“不躺沙发?”

“热死个人。”

“生日快乐啊。”

“哈?”唐昊一愣。

“今天你生日啊不会是你忘了吧?”邹远笑笑。

唐昊立马从地板上坐了起来,差点没把头撞到了邹远的下巴,沉思了很久蹦出了几句话倒是让邹远也是一愣。

“你知道我今天生日还让我做苦力?!到底谁是寿星??”

“嘛……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嘛。”邹远说,“本来想说搬完家之后再把你叫来出去搓一顿的啊。”

唐昊盯着邹远看了半天也没从邹远嘴角带笑的表情上看出半分抱歉的意味。

“喂你别不高兴啊大不了我多请你吃几顿饭好啦。”

“这还差不多。”唐昊弹了邹远的额头。

“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呢。”邹远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小声说道。

-
 唐昊看着桌子上的盒饭对邹远挑了挑眉,大概意思就是说眼前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这算是一顿饭了?”

“嗯。”

“这么廉价?”

“不是你说累死了不想动不想出去想吃外卖我都满足你了啊。”

“起码你叫个必胜客啊。”

“……”邹远无语了,“唐昊你很难搞诶。”

唐昊也无语了,刚想反驳几句就被邹远给抢先了。

“还买了你最爱的啤酒。”邹远丢给了唐昊一罐。

唐昊刚还有想和邹远干架的意思现在确是挺满意地笑了,拉开易拉环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爽!”

-
 酒足饭饱之后的唐昊显得十分精神兴致勃勃地拉着邹远说了一堆警校里面的奇闻异事,邹远耐心地听着时不时被逗笑到肚子疼。

“我说唐昊你大学专业和警察这条路八竿子打不着啊你怎么想的?”邹远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不是说立志要当检察官吗?我这不是向你看齐吗邹检?”唐昊笑。

“公安检察两个系统啊大哥。”

“都说公检法一家人啊。诶你知道我们这届有谁考进了法院的?简直能一条龙服务了。”

“你可别让我们科长听到了。”

唐昊没再开什么玩笑表情正经起来。

“你呢虽然学的法律为什么不当律师?”

“啊?律师啊?”邹远认真地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不适合当律师,能言善辩不是我的特长。”

“你是说当检察官不用能言善辩?”唐昊诧异了,“你这什么逻辑?”

“额……反正检察官是我的理想。”

“是不是因为张佳乐?”

“哈?”

“张佳乐不是在百花检察院干了好几年了。你当初不是挺崇拜他的?”唐昊一针见血略带调侃,“你这是追随前辈的脚步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啊。”

邹远心想,大概真的如唐昊所说,不过大概不止于此吧。

“今晚让我留宿啊。”唐昊见邹远没有再接话的意思就转变了一个话题。

“你随意。不过我家可没你能穿的衣服。”邹远说。

“我不换了。”

“你脏不脏。”

“那你帮我买啊今天可是我生日。”

“行。到时候你可别嫌弃了。”

“当然。”

-
 事实证明唐昊之前说的“当然”二字的真实意义其实应该是“当然不可能不嫌弃了”。

唐昊全裸出了浴室看见浴室外凳子上放着的换洗衣服整个人都不好了,除了那条内裤还看得过去,上衣和长裤都惨不忍睹。

“卧槽邹远!我可不是低龄儿童!”唐昊看着衣裤上的印花图案发出了怒吼。

“超市打折还买一送一超级划算。”邹远声音悠悠地靠近,“唐昊你快把衣服穿上啊我去你大你了不起啊我眼睛都快瞎了。”

“把我原来的衣服拿过来。”唐昊说没打算听邹远的。

“扔洗衣机了。”

“捞出来。”

“放了水了。”

“操!”

“这衣服虽然便宜但是质量还是不错的,除了花纹可能不太适合其他挑不出什么毛病啊。”邹远眨了眨眼睛似乎在笑。

“邹远你再说一个字看我不打死你。”唐昊真是太气不过了,超级心不甘情不愿地套上了那件被他称为是低龄儿童才穿的衣服。

然后站在对面的邹远简直是笑弯了腰,竖起大拇指给唐昊点了三十二个赞,还好死不死地踩了唐昊的雷:“超、级、合、适!哈哈哈。”

“邹远!”唐昊气得把他在警校学的擒拿术都用上了,然后找准了邹远的弱点挠了上去,痒得邹远在地上打滚求饶。

“停停停唐昊我错了还不行。”邹远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邹远刚说完就发现唐昊真的是停下了动作还听到了对方很平稳的呼吸声。

唐昊睡着了,整个人趴在邹远身上没把邹远压死已经算很不错了。

“咳咳好重。”邹远把唐昊翻了个身,唐昊的头不小心磕上了凳子脚后唐昊发出了一声不明的呓语。邹远把唐昊弄进客房的床上真是费了好大的劲,有种全身散架的疲劳感,期间还听到唐昊在他耳边说着一个女孩的名字,邹远也就笑笑没做评论。

-
 “当时我以为你被甩了其实你是暗恋人家?你的思春期怎么来的这么晚?”

“你能别提这茬吗?简直是我的人生污点。”

听着邹远讲着一段鲜为人知的陈年往事,唐昊有些紧张。

“于锋知道?”唐昊生怕于锋知道了之前自己和邹远之间种种的肆无忌惮后把自己大卸八块,虽然不认为自己这个以第一名成绩从警校毕业的优等生会败在一个坐办公室的检察官手里,不过吃醋的男人比吃醋的女人更可怕这句话还是有所耳闻。

“你说呢。”邹远看唐昊一脸紧张很想捉弄一下他。

“你小子简直重色轻友!”

“于锋你怎么来了。”

唐昊身体一怔,抬眼就看见邹远笑弯了的眼。

“卧槽。你又骗我。”

“没骗你啊。”邹远眼底笑意更深。

“小远。”温柔沉稳的嗓音。

唐昊背后传来了于锋的声音,唐昊简直想用眼神杀死邹远,转过身正好撞上了于锋的视线,平和而又沉静的眼神。

“忘了今天是唐昊的生日了。”邹远开口。

“走吧。”于锋说。

唐昊愣在原地没弄清楚状况。

“寿星不在可不行啊。”邹远看唐昊没什么动静回过头对着唐昊笑着说,“生日快乐。又长了一岁了。有变聪明吗?唐警官。”

虽然看着于锋和邹远并肩的背影有些刺眼,但是唐昊却笑了,邹远还是那个邹远,没变。

-fin-

2015.04.29_10:17
 >>>
 糖糕生快~虽然文里一直被小远欺负233
 最近也是跌了刀剑坑最爱大俱利惹(๑•̀ㅂ•́)و✧

评论
热度(17)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