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于远】Voice³_04

*网配圈paro之于远线
*3699

>>>
04
听完正剧,邹远习惯性会把片尾的歌也一起听了。每晚一杯纯牛奶也是邹远雷打不动的日课。不过这次邹远很后悔在听歌的时候喝了一口牛奶,因为他很没形象地喷了一屏幕,还溅了好多在键盘上。邹远喜欢纯牛奶的味道不代表他能忍受散发牛奶味的笔记本电脑,他拿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屏幕键盘,心里的惊讶依旧没有平复。于锋?翻唱?耽美剧?我配的剧?接二连三的问号从邹远头顶噗噗噗冒了出来。于锋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混圈的人啊。邹远虽然一堆疑问但是他却毫不怀疑自己是否是错听了对方的声音。

声音大概是人类很奇特的一个部分,只一句话就能在黑暗中让一个人温暖起来或者冷寂下去。对于邹远来说比起一个人的其他部分他更中意对方的声音带给他的感受。于锋的的声音大概正中了邹远狩猎范围内的红心,让邹远毫无抵抗力。要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么糟糕,要不是对方一脸鄙夷,邹远大概直接就喜欢上于锋了吧?然后用尽一切办法把他搞到手?邹远在脑海里面yy了一下一个从没在现实中出现过的自己的形象。说起行动这方面邹远还是表现得比较矜持,所以总会错过已经抓在手里的机会。

在网配圈里邹远曾经很喜欢担任cv的一个前辈,对方很照顾他还约出来一起玩耍过。邹远默默喜欢了对方大半年,想说要不要告白看看但却犹豫不决,然后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才发现喜欢的前辈被人抢走了,那时邹远似乎还哭得挺伤心。之后那位前辈由于出国留学而退了圈,而对于邹远来说那个前辈大概是什么念想也没给他留下,因为邹远现在已经记不起对方的任何声音了。

邹远在回忆也只是沉浸了片刻少许的时间,他想起了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向唐昊确认一下便又上了qq。刚上就弹出了一条好友申请的消息,昵称是锋芒慧剑,附注消息是Blade。邹远没怎么看清就点了个同意,回过神才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他,邹远,刚刚加了于锋的qq号。说起来于锋的名字邹远还是从他人之口得知的。不知道被什么冲动驱使,邹远先行发过去了一条在他回过头看来有些不太适合的消息。

花繁似锦:于锋?

网配圈说起来还是比较二次元的圈子,有些人并不乐意牵扯上三次元的东西,所以如果被说了真名可能会感到不愉快。

锋芒慧剑:没有错字呢。

花繁似锦:?

锋芒慧剑:很多人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可能会认为是这个“峰”。

花繁似锦:你的昵称里面不是这个“锋”吗?谁会这么大条。

锋芒慧剑:呵呵。“邹远”,是这么写的吧。

花繁似锦: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邹远对于锋似乎潜意识里表现得有些敌意,同时觉得他们谈论名字这件事情稍显诡异。于锋发了个笑脸过去并没有回答邹远的问题。对话框里面静默了半分钟的样子。

锋芒慧剑:白天的时候你后来怎么跑了?

于锋问了一个问题,措辞其实挺精准的,但是看在邹远眼里却变得有些搞笑有种自己不是当事人而是旁观者在看好戏的感觉。

花繁似锦:白天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追着我跑?

锋芒慧剑:我不是说了想要跟你道个歉吗?

花繁似锦:道什么歉?

于锋说了半天觉得自己在鸡同鸭讲简直欲哭无泪。

邹远并没有觉得于锋有什么要向他道歉的,其实于锋当时皱了眉除了让邹远觉得有些伤人以外这样的举动能够算作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但是这并不表示邹远承认自己是“女装癖”了,虽然在此之前他真的被她姐拉去cos女生不下三回,当然这种黑历史没多少人知道。

于锋觉得自己可能努力错了方向,自己不应该纠结于道不道歉的问题,因为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来找他的真正原因,于是于锋决定把这道不道歉的事情先搁置一下,到了适当的时机再坦白吧。

锋芒慧剑:这件事再说吧。刚听了你配的剧觉得你的声音很好听。

花繁似锦:……

锋芒慧剑:怎么?

花繁似锦:从一个男人这里得要这样的评价我觉得自己有点hold不住。

于锋突然觉得不是面对面的交流让对话失真了不少,现在和他说话的是邹远?隔着一张电脑屏幕跟他聊天的人是邹远?于锋一直认为自己看人应该挺准的,但这次大概是看走眼了,现在电脑那一头的人的说话口气完全不符合他对邹远这个人的第一印象。

于锋对于自己无法应答的话语选择了不回复,直接拖了一个音频文件进来。

锋芒慧剑:你听听看。

邹远插上耳机点开了文件。耳机里流出的是一个少年的声音,是于锋的声音,比现在要清亮锋锐的声音。是没听过的曲子,和没看到过的歌词。

花繁似锦:你写的?

锋芒慧剑:嗯。高中时候写的,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唱。

花繁似锦:我觉得你唱得挺好的。

锋芒慧剑:我不适合这首歌。

花繁似锦:那你干嘛写出这首歌。

于锋一愣,他这是被吐槽了吗……

锋芒慧剑:你能唱吗?

这下轮到邹远一愣了。

花繁似锦:什么意思?

锋芒慧剑:我喜欢你的声音所以希望你能唱这首歌。

邹远被惊呆了,喜欢我的声音,这种羞耻的话现在连初中生都不会说了吧?于锋,打出这句话的始作俑者,此时依旧是面不改色一脸平静地坐在屏幕前,喝了口咖啡缓了缓神。互相看不到对方的一大好处就是不会让对方觉察到自己发消息时可能的窘迫,除非自己愚蠢地暴露。

花繁似锦:不好意思。我唱歌跑调帮不了你了。

锋芒慧剑:这算是拒绝了?

花繁似锦:爱莫能助。

于锋觉得邹远在骗他,于是发起了语音聊天的申请,结果邹远秒拒,然后于锋又发了一个申请过去,邹远又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来来回回七八次,于锋和邹远都忍不住怒了。

锋芒慧剑:邹远你干什么老是拒绝!

花繁似锦:于锋你凭什么让我同意!

简直像是小孩子吵架一般幼稚又无聊的对话。

锋芒慧剑:……

花繁似锦:……

两个人都无语了,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实在丢人,于是两人决定握手言和。

锋芒慧剑:不同意就算了。

同时,邹远发过去了一条语音聊天的申请,然后于锋就顺理成章地点了同意。邹远简直想一头撞死算了。

“喂?听得见?”于锋动了动耳麦试了试音。

“嗯很清楚。”邹远不情愿地放下了耳麦没好气地开口。

“唱两句吧?”于锋说。

“什么?”邹远问。

“随便什么歌唱两句好让我判断一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容易跑调。”于锋耐心地给邹远解释。

邹远心想我故意唱跑调你还能听出来我是故意的不成?

看邹远半天没动静,于锋拖了一首歌发了过去,还附带了歌词。

“你唱这首吧。”于锋说。

邹远看了眼歌词确定于锋叫他唱的是《说谎》,对方到底在暗示些什么?邹远想快点打消于锋想让他唱歌的念头,便点开了伴奏,然后故意抢在前奏结束之前唱出了第一句歌词,然后故意字字不在调上。于锋笑了笑,虽然邹远真的唱得人神共愤,但是声音还是于锋中意的那种音色,而且于锋也看出了对方故意用跑调来表示不满的拙劣手段。

于锋开口跟着唱了,唱得很温柔,唱得让邹远有种错觉。真实的情况是邹远差点被于锋带着跑了。于锋的音很准唱得又很稳让邹远渐渐不自觉地会唱回原本的调子,不过幸好邹远停下得早,在被于锋彻底带过去之前就不唱了,其实邹远也不想用自己故意跑调的耍赖手段去糟蹋了自己偏爱的声音。

“怎么样?跑得厉害吧?简直没救了吧?”邹远似乎说得挺得意。

“还行吧,有救。”于锋说。然后邹远就听见耳机里面传来了于锋爽朗的笑声。邹远大概是小声并且无意识地骂了句“我靠”。

“今天先这样吧有空常联系我先下了。”于锋说完就断开了语音灰了头像。

邹远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瞬间有种被耍了的强烈感受。

“什么鬼。”邹远觉得自己和于锋刚才的对话完全意义不明。邹远都忘了他重新上qq的初衷了。脑海里冷不防地蹦出了“我喜欢你的声音”这种羞耻到死的台词。邹远觉得刚刚自己的画风变得有点奇怪,是和某某人起了什么奇怪的化学反应了吗?

-
 期末考试在有人欢腾有人哀嚎中彻底结束,不过在暑假开始之前还有一件盛事,那就是高校联合夏日学园祭,这是历史挺悠久的一项传统活动了。由好几所学校共同举办,K大G大就是其中两所。邹远去年被邀唱歌但被他回绝了,今年大概是逃不了了,小学妹闪着真诚的双眼用甜美的声音叫着“学长”,虽然邹远是同性恋但也有点吃不消啊。

邹远挑了首自己一直都很喜欢的英文歌《Beautiful World》,邹远其实也没把握自己能唱好,不过歌如果不是自己想唱的,自己是不会唱的吧。邹远想起了那晚于锋给他听的那首原创,突然很想再听听看,邹远有点后悔当时只顾着和对方斗智斗勇而忘记去记忆那首曲子了,隐约记得曲调有些小小忧郁但是于锋的声音却是明朗清澈,难怪他会说自己不适合这首歌吗?

今年学园祭举办的地点在K大,即便只是基于这个原因邹远也不太好推脱。考试结束后一周的准备时间,大多数节目和方案在平时都已经开始排练和筹措,所以后期的准备并不会显得那么手忙脚乱没有目的性。

-
 学园祭持续三天,邹远被安排在第一天晚上的联合歌会上。说实话邹远觉得自己对着电脑录音什么的并不会感到不自在,然而面对人群开口总觉得不太符合他的性格。说是这样说,其实邹远就是紧张。

晚上舞台背后隔间的小角落里,邹远插了一只耳机在左耳里另一只就只是悬空地垂在胸前,小声地哼着等下要上台唱的曲目,练习过很多遍的歌曲,真要上台唱了邹远倒觉得有些不真实或说太过梦幻。其实这首歌并不适合邹远唱,声音太过澄澈的话大概会削弱这首歌的金属质感吧。不过邹远也没考虑这么多,喜欢的和适合的有时候真的不能同时拥有。

听见舞台上的主持人叫了他的名字,邹远站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拿了话筒迈上了被镁光灯照射得闪闪发亮的舞台,深吸一口气想要平复一下胸腔内跳得有些快的小心脏。

舞台前方不远处,于锋靠在树干上和郑轩他们几个有说有聊,在听到邹远唱歌时,于锋则是难得地笑了起来。

“当时果然是骗我的。”

-tbc-

2015.06.02_22:20

评论(7)
热度(36)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