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于远】Voice³_10

*网配paro
*听说今天是七夕?

>>>
10
于锋没有做好谈恋爱的准备,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名男生。于锋是不太愿意承认自己喜欢上邹远的这个事实,因为自己本来就不是弯的。于锋细想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前几天那个夜里的宋晓和郑轩,真觉得他们Code Azure有点不太对劲,说好的女朋友呢,身边怎么都是男人。

于锋觉得自己被烦得脑子都快炸了,睁眼闭眼都是邹远整个人都不太好。

第二天乐队的排练也是,于锋的心神完全被邹远以及自己的负面情绪所占据,节奏明显与乐队整体脱节,还频频犯错低级错误。即便是黄少天不说,一向随性惯了的郑轩也实在是看不下去。

“于锋你在搞什么啊。”黄少天把麦克风插进架子上后走到于锋面前一脸气势汹汹,“今天第几次了啊?能不能上点心?”

“对不起。”于锋微微低下头道了歉然后收起鼓棒想要起身。

“如果你觉得、”

“少天。”喻文州轻声出声制止了黄少天想要说出口的话,然后面向于锋,“既然不在状态那你先回去修整几天,一个礼拜够不够?”

于锋点了点头,之后又说了声“抱歉”才离开排练室。

“文州!你怎么不说说他!”黄少天一脸不满意。而喻文州只是笑得不露声色。

一旁的宋晓和徐景熙手按在电贝司和电吉他的琴弦上随意地轻弹,视线却都落在郑轩身上。郑轩之后又感受到了喻队的视线,然后就突然觉得自己脊背有些发凉,明明不是很冷。

于锋认为自己观念里面男人和男人谈恋爱这种事情并不是对与错的问题,这不是病态但也不能说是常态,至少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上个月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新闻他也是有所耳闻,至今为止世界上已经有不少国家都通过了同性婚姻的法案,但是不包括中国,如果他和邹远……

卧槽?!什么鬼!?

于锋对自己脑子里面出现这样的想法感到地球毁灭般的震惊。

我有病。于锋对自己下了一个结论。

如果于锋不承认自己喜欢邹远,那么于锋所有反常的举动都无法解释;如果于锋承认自己喜欢上了邹远,那么……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可是恋爱中的人智商都很低,虽然于锋不会承认自己坠入情网。

于锋当下的表情丰富多彩以及凶神恶煞,吓坏了好几个与他擦肩而过的妹子。

因为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乐队排练基本都是放在晚饭过后,所以于锋从排练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背着单肩背包游荡在车水马龙的闹市之中,于锋像一个身无分文的落拓青年,与城市的喧嚣格格不入。

于锋鬼使神差地走进了一间名为Blizzard的酒吧。

暴风雪之意,很符合于锋现在的心情,疯乱。

于锋从不抽烟也很少喝酒,酒吧这种地方在今天以前也是从来没有去过,不过这间酒吧给于锋的感觉与他印象中的大相径庭,灯光暗淡却柔和,有交谈的声音但并不嘈杂。于锋诧异,酒吧不应该是人头攒动,五光十色,说话要用吼的才对?锋哥,你以为酒吧是迪厅?

于锋走向吧台坐下,抬头看了眼价目表,还算是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要喝什么?”吧台的男青年问道,语气并非彬彬有礼似乎还有些不耐烦?

“随便吧。”于锋对酒这类东西不甚了解,最多也就知道几个名字而已。

对面的青年盯着于锋不说话,于锋总觉得对方有话要说,但片刻之后,青年从酒架上取下一瓶未开封的伏特加,打开之后倒了一些到调酒器具里然后夹了五六块冰块放入。

银制的调制杯具随着青年的动作晃动,液体承载冰块撞击杯壁。片刻,青年打开器皿,滤去冰块,将伏特加倒入烈酒杯,然后倒入了少量的苏打水。

“喝喝看。”青年将玻璃杯推到于锋面前,“必须一口干。”

于锋也没什么心情问为什么,第一次这么顺从地听取了别人的要求。

透明的冰冷的液体从口腔经由喉头滑入食道,于锋唯一的感觉就是刺激神经的辛辣。一杯勾兑了少许苏打水的伏特加强烈地刺激着于锋的味觉与感官。放下玻璃杯之后,于锋花了好几秒时间才缓过神。

“伏特加兑苏打水。”青年的声音似乎显得很愉快。

就算于锋酒类知识再缺乏,也不可能不知道伏特加是烈酒,即便加了苏打水也一样。

“你故意的吧?”于锋抬头看向眼前的青年。

“你说随便啊。”青年扬起嘴角不过下一秒被人用菜单拍了脑袋,“啧。”

“小孙你又想引起纠纷了?”声音温和内容却是责备,站在调酒青年身后的似乎是当夜的领班,面带微笑又看向于锋,“真是抱歉,刚才这杯就免单了。”

“凭什么啊。”调酒青年不满意了,因为免掉的单都要记在他的账上,从工资里面扣。

“你说呢。”领班说,“有时间多向小周学习学习。”

“那个闷骚男。”调酒青年撇了撇嘴,然后扯掉了发尾的发圈转身想离开吧台。

“不用了。”于锋说,“再来一杯一样的谢谢。”

领班也是愣了一下但随即莞尔:“小孙那你招待一下。”

可以调酒还不用自己贴钱,青年当然是很乐意了,不过态度完全不讨好脾气还是很臭。

第三杯伏特加下肚的时候于锋就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体的排斥。于锋不习惯也不喜欢酒精,觉得用酒精麻痹自己是逃避现实的一种卑劣手段,但是现在,于锋却在尝试着用酒精麻痹自己的大脑模糊自己的意识。

“再来一杯。”

“喂,你行不行啊。”青年皱了皱眉。

“再来一杯,谢谢。”

青年将新的一杯伏特加推到于锋面前,于锋还是一饮而尽。

于锋接着又要了一杯,青年虽然看不过去但也无意拒绝,别人的事情他才不管,有钱拿就行。

喝到第七杯的时候,于锋如愿以偿地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

“喂。”青年推了推于锋的肩膀确定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低声咒骂了一句,“我操。”

青年还是有点良心,从于锋身上摸出了他的手机,想说打个电话叫人把他带走,结果发现有锁屏,然后下一秒就想着从对方身上摸出七杯伏特加的钱然后把人丢在这里算了,不过电话铃却响了。

青年按了接听键。

“于锋你人呢?”电话那头是郑轩。

“来紫苑街44号Blizzard把人带走。”青年开口,“喝得不省人事了。过来记得带好钱。”

“……”没等郑轩说些什么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于锋离开排练室之后,乐队排练到九点之后组队去附近的一家大排档吃了夜宵,再之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郑轩还帮于锋打包了一份肠粉,不过回到公寓却是一片漆黑。郑轩给于锋打电话,听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还得知了一条令他震惊的信息,于锋喝酒了,还喝到不省人事,地球毁灭了还是宇宙大爆炸了?

郑轩打了的到的Blizzard,帮于锋付了账,然后艰难地把于锋弄上了出租车。只有在这种时候,郑轩才深刻地感受到身高和体格上的差距。

到了公寓楼下,郑轩又花了好大力气把于锋弄了出来。

不知是幸或不幸,虽然于锋喝得没了意识,但却还是能依靠本能行走行动。郑轩用钥匙开了门,刚走进没几步,就被玄关的地毯绊了一下,一下子失去重心,于锋被他一带也是向前倒去。

于锋整个人都摔在郑轩身上,差点没把郑轩压成内伤。

卧槽啊这都什么破事儿,郑轩苦逼哈哈地腹诽着。

“喂于锋你醒醒。”郑轩用手肘顶了顶于锋的胸口。

“邹……远……”于锋把头埋了在了郑轩的肩窝嘴里却喊着邹远的名字。

于锋的唇似乎是碰到了郑轩的脖子,有点温润有点潮湿,浓烈的酒精的味道从于锋的身上发散开来,熏得郑轩也微醉。

于锋似乎有了点自己的意识,整个人笼罩着郑轩,在没有开灯的只有月光映照的客厅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不想看清。

“……邹远……”于锋低下头想吻住身下人的嘴唇。

于锋清晰的吐词瞬间拉回了郑轩的神思。郑轩一记肘击挡开了于锋的进犯,然后从地上坐了起来。于锋被一挡整个人撞上了玄关一侧的墙壁。

“于锋你能看看清楚对象再发情吗!”郑轩也是有些生气,于锋为情所困这种事真是要笑掉他的大牙了。于锋这样的举动也让他想起了前几天宋晓和徐景熙跟他说过的话,真他妈的压力山大啊,都在搞什么鬼?

说于锋没有一丁点儿意识连于锋自己也不信,喝醉酒之后下意识里想的更多,连身体本能都无法否认自己对邹远的感觉。

郑轩小喘着气发表完怒言以后就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径直回了房间。

于锋靠着墙壁完全不想动,左手肘搭在曲起的左膝上,右手扒了扒有些凌乱的头发,现在能做的最多也就是苦笑了。

-tbc-

评论(17)
热度(23)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