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于远】Voice³_11-13(完结)

锋哥生快!
说好的1w+!
完结撒花!

*网配paro
*还是没忍住提前发惹QuQ

>>>
11
于锋不想动就真的靠在玄关的墙角坐了一夜。郑轩半夜出来洗澡的时候于锋还是保持着他回房间之前的姿势不过闭着眼睛应该是睡着了,郑轩也是懒得管叫醒了也不知道又会发生些什么狗血事件。

第二天早上于锋被透过客厅窗户玻璃的强烈太阳光束给照醒,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却没能让于锋的心情灿烂起来。

一身酒气表情阴沉,连于锋自己也开始厌恶起这样的自己。于锋站起来的时候腿麻得不像自己的腿,从地板上艰难地爬起来进了卫生间,照了照镜子,满眼腥红血丝自己都被吓到。于锋顺势洗了个澡,出浴室的时候就正好跟郑轩撞了个照面。

其实于锋前一晚根本没醉到意识不清的程度,也知道当时顺势推到的不是邹远而是郑轩,于锋知道郑轩会反抗,虽然对方平时都一副你们随意的放任态度,不过在原则问题上一直很坚持。

郑轩的一记肘击算是在于锋的预料之中,不过下手却是重了些,果然即便是郑轩碰到这种事情还是会很生气吧。

于锋刚想开口为前一晚的荒唐行为道个歉结果对方先开口了。

“昨晚装得还挺像的。”

郑轩的话让于锋一愣。

“前辈你……”

“喏,听听看。”郑轩丢给于锋一个U盘,于锋接过之后郑轩又说,“如果昨晚我不反抗你要顺势而为吗?”

郑轩虽然是用挺无所谓的表情说出的这句话但是听在于锋耳朵里却是有些玩味的意思在里面。郑轩也没等于锋的回答就径自回了房间。

于锋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没能想出什么答案。

自己会吗?对前辈出手?等等、重点不是这个、自己会对男人出手?!于锋惊觉了这样一个事实,不过片刻就接受并且毫无抵触地承认了,原来自己对邹远是这种想法。对于于锋来说,比起自己喜欢男人,他更能接受自己喜欢邹远这个事实。

于锋回了房间打开笔电插上U盘戴上耳机,看着文件名大概了解到郑轩是什么意思了,点击播放,熟悉的声音从耳机里面流淌出来,阴郁而明媚,绝望中又闪现希望的声音。于锋笑了,爽朗地笑出了声音,纠结了十天半月,原来自己是那个世界的人吗。

自从生日歌会那天起,邹远就没碰到过于锋,不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虚拟世界里。邹远对于于锋的最后的记忆还是停留在那天晚上于锋有些反常的举动。

虽然邹远对于锋的感情并没有歇斯底里的纠缠不休,不过被单恋太过束缚的心情却没有解放,邹远决定独自一人花一个月的时间来放松身心。本来邹遥是不大同意的,不放心邹远一个人在外面,还说让唐昊一起去有个人互相照应比较好,不过却被邹远拒绝了。

邹远向邹遥坦白了自己喜欢于锋的事实。邹遥也没什么惊讶,不过看着亲弟弟稍显落寞的表情却还是有些心疼。邹遥知道邹远有一段没有结果的单恋,所以这次也是放任邹远任性一回了。

邹远其实这也是第一次独自一人出远门,一周的规划五个城市的停留。邹远在一个月多月的时间里呼吸了不同城市的空气感受了不同城市的人文气息。邹远在旅行途中觉得自己成长了,也许自己不该被束缚的,也许自己还可以更加的随心所欲。不过让邹远没想到的是,在最后一站城市的自己曾经梦想着的校园里遇上了两年没见的前辈和——他的男朋友。

两个人似乎是在打闹,前辈明明在生气,在邹远看来却是一副幸福的表情。

那是邹远喜欢了大半年的前辈,虽然对方的声音已经在邹远的脑海里模糊不清,但是重新听到的时候依旧不受控制地清晰了起来。

“小远?好巧啊。”

“前辈怎么会在这里。”邹远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不要太过失态。

“他说一定要带我来看看啊,明明暑假教授都不在好嘛!唔、”

前辈的男友搂过前辈的肩膀,在邹远面前吻上了前辈,射向邹远的眼神蕴含着慑人的光。

“卧槽!孙哲平你疯啦!”

孙哲平盯着邹远看笑笑不说话。

邹远一瞬间感受到的是男人强烈的独占欲,以及对前辈不易觉察的宠爱。

邹远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妨碍到前辈了。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邹远笑着说,“前辈不好意思我等下要赶火车,下次有机会再聊。”

张佳乐在身后喊了些什么邹远没听清,觉得没必要听清也不愿意听清。

知道前辈过得很好,邹远并没有觉得羡慕或者嫉妒,只是又想起了于锋,心有点疼痛罢了。

在回程的高铁上,邹远做了关于于锋的一个梦,只是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记不清梦的结局到底是什么。

戴妍琦前一阵子对着唐昊抱怨了很久自己竟然没时间参加邹远前辈的生日歌会的事情,弄得唐昊真的想用针和线把对方的嘴巴缝起来。

在这期间《失去的一分钟》的预告已发布,第一期也在有序进行,因为是原创广播剧,所以讨论剧情的走向是必不可少的。于是戴妍琦就打算组织一次主创人员剧情讨论会议加深了解,其实就是面基。

正好邹远也结束了自己一个月的散心旅行有空参加,虽然心情比之前释然一点,不过却变得有些微妙。

参加这次面基的有主役cv唐昊和邹远,出镜率比较高的协役cv袁柏清和刘小别,编剧兼cv的唐柔,歌词担当的郑轩,新人小后期罗辑,导演兼策划的戴妍琦。

场地由唐昊提供,面基地点就定在Godest,会面时间是晚上七点。

最先到的是罗辑,个头不高腼腆正直的小男生,戴着眼镜斯斯文文有点拘谨。之后到的是唐柔,简单来说就是美女,很有气质的美女。

罗辑轻声叫了声“学姐”,唐柔笑着眼睛弯成了月牙。唐柔和罗辑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是学姐和学弟的关系,虽然一个学文一个学理,不过都加入了同一个广播剧社。碰到了认识的人,罗辑似乎显得轻松了一些。

之后是戴妍琦、唐昊、邹远,不久袁柏清和刘小别也到了。因为袁刘两个人不熟悉这一片,走了很多弯路找了半天才找到这家并非偏僻的咖啡店,两个人都在抱怨对方的路痴属性。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唐昊实在不忍心自己的耳朵再被折磨便出声提醒了这两个人。

既然有人制止了,袁柏清和刘小别也没厚脸皮到再制造噪音。

郑轩则是踩着最后的时间点到的Godest,出门似乎有点匆忙,头上出现了一簇呆毛。

“抱歉,我好像来晚了。”郑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有没有,学长很准时。”戴妍琦先开口了,毕竟这次小聚会是她组织的,最有发言权的就是她了。

邹远看到郑轩的那一秒有些小小的动摇。邹远对郑轩的印象只有在两个月前第一次和于锋见面那会儿,以及期末选修课测验时有过唯一的一次几乎称不上是对话的交流。不知为什么,邹远总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和于锋有着他意料之中但是却又不想承认的关系。

邹远看到了郑轩翘起来的头发,还想着要用怎样礼貌的方式提醒一下对方,结果郑轩对着邹远笑了笑,先开口了。

“小同学?”

“学长你好,我叫邹远。”邹远说着便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学长,你的头发。”

郑轩愣了愣。

“前面头发翘起来了。”说话的是唐柔。

“哦。”郑轩看了眼唐柔后顺了顺自己的头发,然后坐了下来,就在唐柔旁边。

唐柔稍稍往边上挪了挪,给郑轩留出了更多空间。

袁柏清表现出一脸艳羡,却被刘小别拍醒了。

“别丢人。”

然后袁柏清大概是脸红了,看在唐昊、邹远眼里都有些不可思议。

来面基的都是同一部剧里面的cv或是staff,所以互相之间都还算是比较熟悉,几个在三次元里面还不太熟悉的人交换了一下各自的真名,还算是其乐融融。

罗辑小心翼翼地端着杯子小口地喝着果汁,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发生的情况。

郑轩和唐柔似乎交流得很愉快。郑轩对于《失去的一分钟》的剧情很有兴趣,而且虽然郑轩给唐柔一种很随性的感觉,不过唐柔能看出来郑轩对于音乐方面的认真态度。

戴妍琦和几个男生打成一片,论剧情谈人设、聊八卦爆猛料什么的。

“听说在学长的生日歌会上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戴妍琦好奇地问道。

“小戴你竟然还不知道?”袁柏清有些惊讶,随后又笑嘻嘻地开口,“来来来,让我这个前辈来给你讲一讲。简单来说就是你之前的cp设想成真了!诶呦!刘小别你有病啊?!”

“袁柏清你他妈的能不能别混淆视听,正主都在这儿呢,你丢不丢人,走出去我都不敢说我认识你。”

“走走走!谁稀罕你认识我!”

邹远本来还有点生气,结果又被这两人给逗乐了。

唐昊一把勾过邹远,一副大哥罩小弟的模样。

“其实我和邹远最近一直住在一起。”唐昊一脸严肃。

邹远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因为唐昊说的是事实,但事实又并非大家想的那样。

“卧槽不是吧?”刘小别一脸不敢相信。

袁柏清虽然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其实很大程度是在开玩笑,所以也是一下子感觉歪打正着的惊奇。

郑轩愣了一下,不动声色地。

罗辑小声地咳嗽了一下。

唐柔却显得很淡定。

戴妍琦听到唐昊的发言,有些不解地看向邹远。

邹远轻声叹了口气。

“唐昊你玩够了?”

“嗯?”唐昊笑嘻嘻地看着邹远。

“我和唐昊也就是发小的关系,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说着邹远拍掉了唐昊搭在他肩上的手臂。

“竹马竹马,很可疑。”袁柏清眼睛一亮。

“你眼放镭射光线是作甚?”刘小别还是忍不住吐槽。

唐柔递了杯纯净水给唐昊,说道:“看在我们都姓唐的份上,践行一下‘谣言止于智者’如何?”

一下子气氛变得莫名微妙,之后还是唐昊先笑出了声音。

“你很淡定嘛。”唐昊说。

“见多不怪了。”唐柔回答,“而且不要误导未成年。”

罗辑似乎脸红了,小声说道:“马上就十八了。”

结果大家先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全都笑成一团。

唐昊手臂又是不自觉地勾上了邹远的脖子,笑得不能自己。

邹远这时也就顺着唐昊了,却没想到自己不想碰上的巧合就这么让自己给碰上了。

 

 
12
于锋下楼拿外卖的时候发现郑轩的手机放在了客厅的饭桌上,上面显示有几通未接电话,来自宋晓和徐景熙。于锋眼神沉了沉,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于锋记得郑轩今天似乎是参加某部剧的staff交流活动,记得地点是在Godest,他和邹远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送过去吧,于锋做这个决定的时候,隐约觉得自己可能会遇上邹远,但绝不应该是以那样的一种方式。

于锋到了Godest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唐昊半搂着的邹远,血液一下子便开始在体内暴动,这时候的于锋真的有种脑子一片空白的错觉,虽然表面依旧平静如水。于锋手指关节不自觉地收紧,差点没把郑轩的手机捏变形了,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重新整理了心情,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于锋走到郑轩他们那桌的时候,如果不是郑轩出声,背对着于锋的邹远根本不会有所觉察。邹远转过头的时候对上了于锋有些阴晴不定的眼神,暗暗吓了一大跳。

于锋绕过邹远,把手机递给了郑轩。

“出门手机都能忘在客厅的饭桌上。”于锋这句话也不知是吐槽郑轩还是别有用意。

如果说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那么邹远的确被这句话背后的含义给堵得心慌,自己前不久的胡乱猜测竟然变成了真的。

唐昊大概能感受到邹远身体一下子的僵滞。

邹远还没能回过神,于锋的声音就穿透了他的耳膜,手心的温度就进入了他的皮肤。

“你跟我来一下。”说着于锋用手抓着邹远的前臂,把邹远从座位上拉了起来,然后似乎是对着唐昊说道,“把他借我一下。”

在大伙还没反应过来的短暂的几秒钟,邹远就被拉走了。

然后袁柏清就对着唐昊刘小别开启了他的八卦模式,戴妍琦也是兴致勃勃地加入。罗辑乖乖地听着也不发言。唐柔依旧很淡定。郑轩嘴角泄露些许笑意。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怎么回事?”唐柔问。

“什么?”郑轩回答。

“没什么。”唐柔也不意外郑轩的回答,又说,“未接来电你不看看吗?”

唐柔的一句话似乎让郑轩觉得不能小瞧了眼前的这个女人。郑轩不看也知道这几通电话是谁打来的,他是故意没带手机,不过忘记把手机放回房间是他的失策。

 

虽然还是夏天,咖啡店外的小巷子里却透着一股子诡异的凉意。

邹远不知道于锋为什么把自己拉出了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没有反抗地跟着出来了。于锋放开邹远的时候,邹远才缓过神来,抬头看了眼于锋,却是又想起了刚才于锋不知是有意无意说出口的话。

于锋和郑轩住在一起,这是不争的事实。

邹远突然有点想哭,这都什么事儿。

于锋看着邹远突然间难过起来的表情觉得非常碍眼,于锋不自觉地伸出手用拇指重重抹开了邹远眼角有些闪烁的泪光。邹远被于锋动作吓得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于锋看着更碍眼了。

邹远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矫情,刚想用手擦擦脸,就感觉于锋整个人压向自己。

两个人的身高差不多,所以接吻的时候只要微微侧过头就很容易触碰到对方的嘴唇。于锋并不温柔地贴上了邹远的唇,压向邹远的重量都被邹远身后的墙壁给一一承受。

邹远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想用除了视觉以外的感官来感受于锋此刻的这个吻的含义。于是邹远感受到了于锋的急切与焦躁,也感受到被咬破了的嘴唇留给的自己有些疼痛的触感。

于锋放开邹远的时候似乎还是那副阴晴不定的样子。于锋的唇上沾了邹远的血,透着野性的气味。

邹远看着于锋想厘清一下前前后后于锋不自然举动的原因,似乎有了些眉目但却还是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想法。

“还说不喜欢我。”邹远不知道自己此刻自己是怎么一副表情,虽然嘴角带着些微笑意但是语气过于冷静,听在于锋耳里似乎还有些不近人情的嘲弄。

“于锋大大似乎并不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接吻。”邹远笑着说,“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演示一下。”

尾音淹没在邹远主动靠近于锋的唇里,双手攥紧了于锋胸前的衣襟,舌头毫不客气地钻进了于锋的口腔。

于锋似乎有被震惊到,但也很快沉浸进去,自己的确是喜欢上了邹远。

邹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大胆地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只是在那一瞬间,于锋吻上自己的那短暂的一两秒的时间里,贪恋上了于锋的温度,潜意识里觉得不够还不够。

血液的铁锈味弥漫在两人的唇齿之间,在这一场欲望的博弈中,主动权始终在邹远手上。邹远主动地缠上了于锋的舌,主动交换着唾液与气味,主动将身体靠向于锋,又主动环上了于锋的脖子。

“卧槽!!”

突然之间的骂声,让沉浸在接吻快感中的两个人身体都是一僵。

邹远放开于锋的同时,邹远潜意识里觉得于锋身体上有些许的抗拒。周身的空气从热烈又变得冷凉,邹远有些悲惨地笑了笑,又故作坚强地示意于锋别说话。

发出类似惨叫声的人是袁柏清,他只不过刚在猜拳中输了,被罚去买夜宵结果出了店门就看到这样一幅劲爆的画面,忍不住表达了自己内心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心情。

“呃……你们继续,我、我……”袁柏清大概也觉得自己简直是只一千瓦的大灯泡,然后没等邹远说什么,就转身跑了。

邹远刚准备好的说辞都没用上,就又得面对于锋。

“你刚才是认真的?”于锋回复平静开口问道,确认对方对自己的心意,忽然想起关于那次半强迫式告白的零星记忆,竟然一下子无法看清邹远是真情还是假意。

“接吻练习而已。”邹远回答,声音平静没有起伏,似乎刚刚情色而热烈的舌吻通通都是假象。眼神避开了对方,说得漫不经心,“给你做个参考。不介意你家的那位被人拐跑吗?”

“你刚才的话是在嘲笑我?”于锋看着邹远被自己咬破的嘴唇,看不出什么情绪。

“你说是就是吧。”邹远无法相信当初这么冷绝地拒绝自己的于锋会喜欢上同为男性的自己。

因为邹远没有看向于锋所以不知道于锋此时此刻的表情,声音冷淡也就当成是平时于锋一贯的交流态度。

“玩弄别人的感情有意思吗?”于锋冷漠地开口,“你真残忍。”

邹远倏地抬头,看着于锋似乎有些受伤的表情,心渐渐疼痛起来。只是同时,于锋比上一次更加尖锐的回应把邹远灼烧得体无完肤。

声音传递的可以是温暖,同时也可以是冰冷刺骨的伤害。

邹远呆愣在原地,竟是一动都不能动。

小巷子里空气冷到了极点,于锋转身离开没再看邹远一眼。邹远一个人靠着墙壁滑坐到地上,也顾不得地上凉不凉脏不脏了。邹远这样子已经没法用悲惨二字来形容了。

邹远把脸埋在双膝里,浑身冷得不住发抖。

原来于锋真的喜欢上了自己,自己却胆小到不愿意去相信,散漫地怀疑着把对方推开,明明只要认真地正视对方勇敢地踏出那一小步就能开花结果的恋情,被自己硬生生地扼杀毁灭什么都没有留下。

嘴唇上还残留着于锋的味道,心却冷得快要死掉。

邹远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书桌前是唐昊“嗒嗒嗒”敲击键盘的声音。

“唐昊?”

听到邹远醒过来,唐昊就着电脑椅转过身,一脸严肃而认真。

“于锋人呢?”唐昊问,“他对你做了什么?他把你一个人扔在那边了?你们怎么回事?”

唐昊问了一大串,邹远半句话没说。

“邹远,你别不说话。”

“我没事。”邹远突然觉得有点累,身体和心都很累。

“昏倒了还没事?”唐昊是真的担心邹远,“你不说我直接打电话问了。”

“你别管我。”邹远说。

唐昊也不生气径直拨通了于锋的电话。晚上和郑轩交换了电话号码,顺便还从郑轩那里问了于锋的电话。

“喂?于锋?”

“唐昊!”邹远大声地喊了一句,他想于锋肯定也听到了。

唐昊并没有因此挂断电话。

“我是唐昊。关于邹远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你什么意思?你都不了解他你凭什么这么说!卧槽!”

于锋挂断了电话。

“你喜欢上的男人还真是奇葩。喂,他是不是把我当成情敌了。”唐昊把手机一摔对着邹远吐起槽来,邹远却没什么动静,“邹远,你能不能不要骗自己了。互相喜欢的事实这么难以相信吗?”唐昊这种事情虽说没怎么经历过,但是听得多了看得多了也能知道个大概,“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邹远拉过被子蒙上头不再理睬唐昊。

 

郑轩真的是没想到历史竟然会重演。

于锋仗着自己身高上的优势再次把郑轩压在自己的身下,说出不负责任的混账话,然而于锋这一次却并没有喝酒。

郑轩也懒得反抗,任由于锋扒了自己的衣服。

郑轩对于于锋比起倾慕更多的还是欣赏,以及前辈能给予后辈的一点点关怀。郑轩决定和于锋合租一间公寓房还是因为对方比起同龄人性格更加沉稳有担当,做事也很有分寸。但是现在于锋似乎陷入了情感怪圈,所有的举动带着幼稚的蛮横的独占欲,在郑轩看来这和无理取闹相差无异。

于锋眼神显得有些凶狠,郑轩却依旧平静地与于锋对视。

于锋都来不及扯掉自己的衣服就想吞噬身下的人。

“我不是邹远没关系吗?”

“我们做了又能怎样?”

“你和邹远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他,还是不相信他是真的喜欢你?”

郑轩本以为于锋终于能从恋爱纠葛中毕业,没想到竟然出了岔子,结果自己还得受罪,他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于锋什么。

郑轩的最后一句话狠狠戳中了于锋的软肋。

“他……”

“于锋,你在恋爱方面真是太迟钝了。”

“他和唐昊……”

“只是朋友。”

“……”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郑轩说,“于锋,你压得我很难受。”

于锋沉声说着“对不起”,从郑轩身上爬了起来。

“嘶——地上还真是有点冷。”郑轩拿起被于锋扔在客厅角落的上衣,“真希望下次是在床上。”

于锋愣了神。

“开玩笑的,别当真。”郑轩有点好笑地开口,“喜欢还是不喜欢,多简单的事情。你再这种状态,黄少又得发飙了。”

之后郑轩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于锋则是去卫生间洗了把冷水脸冷静冷静。

于锋和邹远互相喜欢的事实,旁观者即便不能看得分明也能猜出一二。这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却将对方冷冷地拒绝狠狠地推开,恋爱中的人是不是都有病?

 

13
邹远本以为不会再和于锋碰面了。当邹远在Godest帮唐昊看店的那几天,他碰到了于锋好几回但却并没有说过一句话,而邹远不认为于锋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于锋每次过来都是点一杯咖啡坐在角落,戴着耳机用铅笔在本子上涂涂写写,一坐就能坐一个下午。

邹远有时候会偷偷看上于锋好几眼,全然忘记前几天是怎样狠狠地被伤害。邹远也没想着要和于锋解释解释,现在的邹远已经没有了当初一半的勇气再去追求那仅一句话就能开花结果的恋情。

邹远不知道的是,于锋一整个下午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观察邹远。于锋之前真的没有好好了解过邹远这个人,只知道自己最初看上的是邹远的声音,在不知不觉中似乎也被对方除了声音以外的特质所吸引。明明是一个看上去挺脆弱的人,有时却又意外地会表现出大胆的一面。于锋还记得那晚邹远吻上他时动情的温度,明明这些都无法伪装无法欺骗。

暑假快结束前的一天夜里,邹远又一次碰到了于锋,不过却意外地有些尴尬。

Godest工作日营业到晚上10点,9点多开始客人就比较少了,邹远便会开始打扫卫生,整理桌椅,倒垃圾。

邹远用黑色的塑料垃圾袋把纸盒子之类的可回收垃圾打包,在拎着垃圾袋走到咖啡店后门的时候,看见了于锋的身影,以及在于锋对面的矮了于锋大半个头的一个妹子。邹远下意识地躲进了角落里面,虽然看不见他们的动作,但是声音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学长,我喜欢你。”

多么简单的一句话,邹远似乎并没有对于锋说过,猜测着对方对自己的心意,却忘记表达自己的感受,多傻。

“请和我交往。”

男女之间谈情说爱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妹子声音又这么好听,对声音这么挑剔的于锋,没理由不答应吧。

“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诶?学长、那、那、那……介意收下这个吗?”

“你还是留给别人吧,抱歉。”

然后邹远就听见妹子跑开的脚步声,以及于锋开口对他说话的声音。

“你还要在那边站多久?”

“多好的姑娘,不答应真是可惜了。”邹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是忍不住想说,想逃避,想让于锋的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

“邹远。”

不记得于锋是否当面叫过他的名字,只是这么一声让邹远停住了脚步。

“我喜欢你。”

沉稳而又温暖的邹远最初喜欢上的那个声音,说出了邹远心底从没想过能听到的话语。

于锋见邹远停下了脚步便自己迈开脚步走到了邹远面前。

“我喜欢你。”于锋以为邹远没听清又说了一遍。

邹远这一次竟然吓得用手捂住耳朵。

“有这么难以相信吗?”于锋笑笑,拉开邹远的手臂。

“我喜欢你。”于锋又说了一遍,完全不会不好意思。

邹远摇了摇头。

“之前的事对不起。”于锋看向邹远的眼睛,没有半点迷离和闪烁,“我是真的喜欢你。”

邹远还是摇了摇头,他没想过于锋会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跟他道歉说喜欢他。

“你是喜欢我的吧?”

邹远这次没摇头,只是还是没说话。

“那么这样子能相信了吗?”

于锋侧过头温柔地吻上了邹远的唇,轻轻地用舌头舔了一下。

“我答应和你交往了。”于锋说,“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唱歌的事情?”

“噗、”邹远没忍住笑了,“你怎么还想着这件事。”

“愿意说话了?”

于锋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反转,让邹远无所适从,只是于锋的声音没有欺骗他,于锋不擅长用声音伪装自己,如果是拒绝声音就冷淡而决绝。但是于锋现在的声音透露的讯息是温暖真实的情绪。

“你太狡猾了。”邹远吸了吸鼻子,“明明之前都那么冷漠地拒绝我。”

“是我不好。”于锋拍了拍邹远的后背,把对方抱进怀里,下巴蹭到了对方的肩窝。

“我一直想知道你和唐昊是什么关系。”

“我一直想知道你和郑轩学长是什么关系。”

轻声的耳语,相似的内容,算是相互承认自己喜欢对方之后的坦诚相待。他们心中的魔障都如此相似,两人都不禁笑出声,邹远更是笑得泪光闪闪。

“唐昊还跟我吐槽说你是不是把他当成情敌了。”邹远想起了那晚唐昊跟于锋通完电话之后,唐昊貌似开始对于锋很不待见,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段对邹远来说锥心的疼痛似乎已经烟消云散,“那天晚上你对他说什么了?”

“你不会想知道的。”于锋抱着邹远没放开,也没让邹远看自己的表情,如果让于锋复述当时自己说过的话,他没脸开口也不想用言语再次伤害邹远和已经握在手中的幸福,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察到自己说过的话有多重。

“那你和学长呢?真的住在一起吗?”邹远小声地问道。

“嗯。”于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事实就是事实,“但只是室友的关系。”

“哦。”邹远声音有点闷闷的。

于锋看邹远不开心就亲了亲邹远的耳朵,然后感受邹远逐渐发烫的身体。

在没有行人来往的走道上,两个人安静地拥抱彼此的体温。

“邹远。”

“嗯?”

“你喜欢我吗?”

“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虽然第一次见面你对我的印象似乎很糟糕。”

“……”于锋摸了摸鼻子,“那件事情啊……”于锋想着要不要对邹远解释解释,不过还是作罢了,解释来解释去有什么意义呢。

“怎么了?”

“没事。”

 
“邹远你倒个垃圾怎么、卧槽!于锋!”唐昊在吧台整理杯具看邹远半天没回来就出去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邹远于锋在一起的画面,以及躺倒在墙角边的黑色垃圾袋。

唐昊几乎是冲向于锋,就差没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数落对方了。

“唐昊,你干什么啊。”

“倒垃圾倒半天都不回来,我以为你被垃圾车运走了。”

“……”邹远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别跟过来。”唐昊把邹远推进了店里面,自己则是打算和于锋好好交流一下。

“你要是再敢让他受伤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唐昊,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好吗。

“你这算是恐吓吗?”

邹远听着于锋声音里带着笑意,自己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没偷听完两个人的对话,邹远就走开了,知道他们不会打起来邹远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网配圈里唐花的绯闻还是满天飞,于锋浏览网页的时候,时不时会皱起眉头。

邹远帮于锋泡了一杯拿铁放在桌上,自己则是拆了一盒纯鲜牛奶。

“啊,那个音频文件别点开!”邹远看着于锋在编辑音频文件的时候打开了自己存放干音的文件夹,文件名都是一本正经内容都是少儿不宜。于锋恰巧点开了邹远很早以前配H时候存的干音,虽然只是干音只有邹远自己一个人在那边嗯嗯啊啊,被于锋听到还是羞耻度爆棚啊。

“哈、嗯,别摸那里……”

啪嗒。一根弦断得清脆果断。

邹远大概是预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很有先见之明地把纸盒牛奶放在桌子上,然后下一秒就被于锋压在了身下,背后是软绵绵的床。

“于锋。我、能不能等……”

“邹远,别拒绝我。”

尼玛的大白天啊!虽然邹远很想这么说,奈何对方的声音充满了蛊惑之意,邹远完全没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唔、嗯……嗯、”断断续续的低吟,渐渐泛红的身体,邹远整个人都可爱到不行。

于锋温柔地抱了邹远,浅浅地吻了身下熟睡的人的嘴唇,甚是满意。

之后的下午,邹远被饿醒后才从床上爬了起来,于锋不在,留了张纸条在桌上。

“乐队排练,午餐在冰箱。于锋留”

然后邹远打开冰箱,拿出了咖喱盖浇饭放进了微波炉里,等待了三分钟后,捧着热气腾腾的午餐坐到了电脑前。

邹远看见qq闪个不停就点开看了。

不点开不知道一点开吓了邹远一大跳。

好几个剧组的策划姐姐向邹远哭诉说受到了“恐吓”。

邹远看着策划们发过来的截屏,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于锋不知道怎么联系到了邹远最近两部剧的策划,让策划要么把H戏份删掉,要么把邹远换掉,完全不给第三种选项。

策划姐姐们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就说Blade大大自己上如何?听过于锋唱歌的策划们大多都觉得于锋的声音完全符合霸道总裁的形象,奈何对方完全没有要涉足cv行列的意向。

于锋想也没想就霸气地回了句“凭什么”然后就没了下文。

策划姐姐们都纷纷向邹远吐苦水,有些也是很好奇Blade和花繁似锦这两个昵称背后的人的关系。

邹远也就小小恶作剧一下,泄露了他和于锋的关系。于是乎,网上绯闻又开始满天飞了,不过这次的主角换成了Blade和花繁似锦,有些帖子还带着唐昊玩,说这是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三角关系,粉丝们似乎对这种事情津津乐道,不过也出现一些激进分子在网上展开骂战。即便如此邹远却并不在意自己被说成什么样,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

乐队排练间隙,郑轩拿着自己的手机对于锋摆了摆,示意对方关注一下手机消息。

于锋点开了郑轩发过来的链接,被里面的内容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自作孽不可活啊。”郑轩评论道。

于锋看着手机屏幕上他的圈名和邹远的圈名被圈在一个爱心里面,简直哭笑不得。自己是不是找上了一个不得了的恋人?

而邹远津津有味地吃着咖喱,看着帖子下面奇奇怪怪的评论,笑得好不开心。

-fin-

>>>
后记:
结尾有些仓促,好多事也没交代清楚,但是写到这里本篇里面于远也算是圆满了,虽然锋哥看上去有点渣的感觉。其实本来情节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奈何写着写着就把应该是甜甜蜜蜜的接吻情节写得狗血而又苦逼,而且最后一章锋哥态度大转变也令我无所适从。 写于远却写了一路的唐昊和邹远的竹马竹马以及于锋和郑轩的后辈前辈。虽然唐昊总是对邹远肆无忌惮,虽然于锋压了郑轩两次,但这还是一篇于远,认真的。因为我对cp没什么太深的执念,所以谁组谁都不会反感,不过最喜欢于远那肯定是妥妥的,看我归档里面的于远标签。

关于唐昊的归宿,大概有三种走向,和小戴,和唐柔,和孙翔。唯独和孙翔还没碰过面,计划是孙翔辞了Blizzard调酒师的工作,到Godest打工。郑轩的处境比较诡异了,之前有写宋晓亲吻郑轩的画面,但事实上,这边才是一个三角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宋晓和徐景熙都喜欢郑轩这样子,郑轩大大简直压力山大,三人之间又都很熟悉,宋晓和徐景熙之间也没什么不和谐,最后可能会搞成3p这样子。节操已掉,勿念。

关于袁柏清和刘小别就是欢喜冤家的感觉。喻黄神出鬼没。最开始有出现过的李华在后来也没什么戏份了。双花也就是出来串个场而已。说到罗辑的话还是要配包子的,这个本来也是有设定的,模特包子万年的协役cv懂得如何抢主角风头(大雾),经常骚扰理科高材生的新人小后期罗辑。

番外于远篇已经写掉了,可能会补些小剧场。关于番外应该会有唐昊的一篇,宋郑徐的一篇,以及包子罗辑的一篇,但是啥时候动手没个准头。

下次连载写于远的话应该是挑战原著背景了,应该会从第八赛季锋哥转会开始写到第十三赛季百花拿到冠军(为什么是十三赛季,只是因为我喜欢十三这个数字,任性不要钱)工程复杂,一看就是有生之年系列。回头先整理下原著的时间线和一些能用的梗才是真的。不过对战什么的还真是会让脑子一片空白(大哭),剧情设置也不能搞成八点档的情感剧有点小忧桑,现在这种有点苦逼言情剧的画风也不适合荣耀世界。希望到时候开坑能够填完。自己主要还是想看百花的荣耀夺冠路、于远的成长奋斗史。

感谢看到最后不嫌弃我文笔的小伙伴,也感谢大家听我唠叨。

最后再次祝锋哥生日快乐!虽然提前说了,但是诚意不变!


评论(8)
热度(38)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