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韩张】Straight

*刑警韩 × 调酒师张
*调酒师系列的第二弹


>>>


韩文清现在是浑身不舒服,虽然平时没少出入过类似的地方但那是为了破获案件捉拿嫌犯,即便穿着便装那也是为了隐藏刑警的身份。

这一次,韩文清坐在吧台的角落里却并不是为了盯梢,而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接到了旧识的电话,说是有重要线索提供给他约他在Cross见面。

Cross是韩文清现在所处的这间酒吧的名字,地理位置不算偏僻也不算显眼,生意也算是平平淡淡。其实Cross的环境相较昏暗淫靡纵情声色的毒品交易场所的确是好到无法相提并论,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无法给韩文清留下好印象。

周身并不嘈杂,仅有的几名客人交谈也是低声耳语。柔和的灯光均匀地落在吧台上,韩文清盯着自己杯中的透明液体然后一饮而尽,然后觉察到身后有人靠近。

“来的真早啊。”

“已经八点半了。”

“说好的是九点啊。”

“那你也是真早。”

“呵呵。”

叶修拉开韩文清旁边的座位坐下。

“麻烦一杯Tequila Sunrise。”叶修对着离他们最近的一位调酒师青年说道。

“喂,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没必要喝东西吧?”韩文清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满,原本就冷硬刚毅的脸现在表情是更加恐怖了。

“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你也不嫌累。”叶修撑着下巴对韩文清似笑非笑,“换做我肯定受不了,人生得好好享受不是?”

韩文清不置可否。算起来他认识叶修十年有余,当初的警校精英毕业之后竟然放弃进入公安系统的名额,韩文清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不过好友的选择他也无意干涉,只是有时候叶修的态度的确会令人火大。

韩文清又自行倒了一些饮用水,坐回原位的时候便看到刚才叶修叫住的那位青年在……凿冰?大概是出于职业本能,韩文清盯着青年仔细观察,手指骨骼分明修长、动作娴熟流畅、袖口领口一丝不苟、衣服基本没有褶皱、无框眼镜后的眼神澄澈平静、表情认真仔细,可以看出此人严谨的工作作风。

不过为什么在凿冰?不都应该有小整块的冰块么?

“动作还是一样的漂亮啊。”叶修赞叹道。

青年将凿下来的不规则的冰块用夹子放入了飓风杯,然后拿出一瓶标着应该不是英文字母标签的酒瓶,往杯中注入些许透明液体。因为加入液体的关系,杯中的冰块发生了部分位移发出冰块被水浸润的轻微碎裂声以及与杯身相碰撞的叮咚声。青年收起酒瓶后,又往杯中加了大量的橙汁,最后滴入少许的鲜红石榴糖浆。青年用调酒勺贴着杯身快速搅拌却没有发出噪耳的声音。

“Tequila Sunrise,请慢用。”青年端着酒杯放在了叶修面前。

“谢谢你啊,小新。”叶修说。

“请不要再这么叫我了,”青年有些无奈,“叶老师。”

叶修没有应答只是笑得人畜无害。

青年在想着就这么离开的下一秒感受到了来自韩文清的锐利视线,本能地没有退缩而是迎着对方的视线互相对视了两三秒,然后两人都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青年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韩文清则是将玻璃杯中的水全数灌入口中。

叶修喝了一口觉得身心都很愉悦。韩文清看着简直百思不得其解,这像果汁一样的东西只有小女孩才喜欢吧?

“你喜欢喝这种东西?”韩文清问。

“你要不要试试?”

“不必了。”

“老韩你能不能有点情调。”

“真是抱歉,我就是这种人。”

“难得的假期,别浪费了。”

上级给韩文清放了一周的假,表彰他在捣毁贩毒团伙时的英勇表现。不过韩文清却想这有什么必要只是分内的事情,放假一周对于他这种工作狂还是免了吧,可惜上级态度强硬大动干戈,仿佛不放他假他上级都得辞职一样。

“你说的线索呢?”

“什么线索?”

韩文清脸瞬间变得和炭一样黑。韩文清丢下几张纸币在桌上,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打算起身离开。

“既然没有线索,那我也没必要留下了。”

叶修也没有阻拦,递给了韩文清一张小纸条。

“你还信不过我么?”叶修笑道,“慢走不送。”

“谢了。”韩文清不夹私情就事论事,当然不会吝啬一句道谢的话。


叶修盯着鲜艳如朝霞的龙舌兰日出看了半响,又喝了一口,说道:“他不适合这种鸡尾酒。这么可爱的颜色还是我比较适合,你说是吧,新杰?”

青年手上的动作有一时间的停顿,但没有说半句话。叶修的问题没有答案,因为没有什么鸡尾酒能准确定位叶修这个性格难以拿捏的人,青年是这么认为的。张新杰,青年的名字,工商管理学硕士毕业,在Cross酒吧已经做了六年的调酒师。

“Vodka。”张新杰说,“比较适合他。”

“伏特加?哈哈,是嘛?”叶修似乎笑得很开心,“下次请他喝。”

如同无色无味的烈性酒,那个男人给他的感受。张新杰看了眼身后酒柜第三排右数第二瓶写着SKYY VODKA的蓝色酒瓶,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Cross十一月四日晚九点。

走出酒吧,韩文清翻开小纸条看了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皱眉,抬头看了眼酒吧名称,哥特式风格的英文单词Cross,是十字路口还是十字架的意思,不得而知。

三周之后么?韩文清将纸片折叠起来放进外衣内衬口袋。

果然对于酒吧这种地方他还是没有什么好感。


韩文清为避免打草惊蛇,并不打算向上级报告这一情况,只是通知了同属缉毒小组的两个年轻人并做了相关的工作部署,因为所掌握的信息并不完整所以到时候还得灵活机动见机行事。

为了熟悉交易环境,韩文清这几天一直都泡在Cross里面,习惯性坐在吧台角落不点任何酒类饮品,玻璃杯里的饮用水在他离开时一滴不剩,但杯子下面压着的纸币却显得拒绝而冷硬。

张新杰觉得对方并不是喜欢Cross才会从几天前开始频繁出现在这里,他意识到对方在这期间带有目的性的观察者来往的客人,酒吧的设施、摆设以及工作人员。张新杰也并非特意地去留意一个客人的行为,只是作为一名调酒师最低限度地了解对方身上透露出的一些讯息能够更好地帮助他调制适合对方的鸡尾酒。

可惜的是,一直坐在角落里的这个男人似乎对他的这间酒吧充满敌意?因为对方总是什么都不点皱着眉观察周围,脸上原本就没什么笑容,现在更让人难以亲近。

第一次的相遇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留意的东西,不过张新杰还是记得对方当时锐利的眼神,能够看穿一个人本质的魄力。

韩文清全身都写着“拒绝”二字,即便如此,张新杰还是主动上前搭讪了。

张新杰拿出了冰柜里的一瓶SKYY VODKA以及预冰过的净饮酒杯,打开瓶盖往杯中倒了2/3的透明液体。酒杯与空气的温度差让玻璃表面凝起了水雾,竟显得有些梦幻。

张新杰把酒杯端放在韩文清面前的吧台桌面上,问道:“要试试看吗?”

韩文清抬头看了眼跟他说话的青年,然后目光移开落在别处。

“不用了,我不喝酒。”韩文清觉得酒精会麻痹一个人的思维混淆一个人的认知容易导致判断失误。

“喝酒并不是为了喝醉,而是为了品味。”张新杰大概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说,也大致能猜到对方警察的身份。

张新杰说完之后把酒杯留在了那里便转身离开。

韩文清端起酒杯,看着杯子里面无色透明的液体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像是白酒但却冰凉掌心,虽然没有酒的气味但绝对不会是纯净水的味道。

韩文清放下酒杯,拿出几张纸币放在酒杯边上起身离开了Cross。

“Grasshopper,请慢用。”张新杰把新调制好的绿色蚱蜢推到了一位女士的面前。这款鸡尾酒口味较甜可当做甜品饮用,深受女性的欢迎。

“谢谢。”

张新杰颔了颔首表示不必客气,侧过身看见不远处吧台角落的那一杯没有动过的伏特加以及杯身旁边叠放的几张纸币。

简单直接,贯彻自己的信念,不为外物所动,现在这种人应该算是珍稀动物了吧。

之后的每天晚上,韩文清依旧会出现在Cross,只不过选择坐在更加偏僻的角落,像是黑夜的猎豹从暗处悄无声息地观察着猎物的一举一动。

张新杰依旧每天一杯伏特加放在对方面前,他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但却对对方的言行举止很感兴趣。张新杰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够保持本色地和叶修对话而不被对方带着跑的人,毕竟自己也经常会被叶修算计。

张新杰并没有主动向男人询问过他的名字,毕竟只知道一个名字没有多大意义。

韩文清每次去Cross都滴酒不沾,一杯水坐到离开。每次青年把盛放无色透明液体的酒杯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仅仅只是微微皱起眉而并无出言不逊,临走时依旧会把那杯他没动过的酒算在账里留下几张纸币。

不过这样的平衡没几天就被打破。也不能说是韩文清没有耐心,毕竟他也忍了对方好几个晚上。

当张新杰再次把伏特加端放在韩文清面前的时候,韩文清黑着一张脸,沉声开口:“我说过我不喝酒,你这算是强制推销还是怎么?”

“你可以不必理会,毕竟这是我的自作主张。”张新杰眼睛闪着狡黠的光,微微低下头轻声笑道,“真的不试试看吗,警官?”

韩文清听到对方的说辞眯起眼睛盯着对方看了片刻,确定对方并没有什么恶意之后才开口反问:“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正常人不都应该躲得远远的么?”

“身为调酒师,我比较在意的是竟然有客人天天做客酒吧却不点任何一单。”张新杰说,“不介意的话告诉我原因吧?”

“既然能猜到我的身份,应该不难猜到原因吧?”韩文清并不打算把话题进行下去,站起身留下了钱打算要走。

不过让韩文清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会抓住他的手腕,明明手指修长纤细却意外地有力,韩文清本能地想要做出反手擒拿动作,不过理智还是胜过身体的反应。

“抱歉。”张新杰能感觉到对方身体一瞬间的停滞,“我叫张新杰。介意……”

“韩文清。”韩文清不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爽快地自报家门。

张新杰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只剩下韩文清留给他的背影。

张新杰手里拿着信封,算了,这东西还是下次有机会再还给他吧。


莫名其妙的家伙。

韩文清对张新杰的影响在这几天变化并不大,从最初他回应叶修对他的称呼以及毫不闪避地看向他的眼神能知道对方性格方面的坚韧,在从他对待酒与酒具时的认真仔细可以看出平时作风严谨。不过在他不厌其烦地接近自己这一点上,韩文清却看不出是什么缘由。罢了,等过了这次的事件,就没必要再来了。

在路上碰到熟人的概率是多少?刚出Cross门口,韩文清就碰到了叶修,对方身边还跟着苏沐橙。

“老韩?”叶修有些惊讶竟然会在Cross门口碰上韩文清,不过后来想想对方应该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毕竟离交易日也没有几天了。

“叶修。”韩文清礼貌性地叫了声对方便没了下文,目光落在苏沐橙身上,主动收起周身凛冽的压强,轻轻点了点头以示问候。

“韩警官你好。”苏沐橙对韩文清露出甜美的笑容。

“沐橙,你先进去。”叶修说。

苏沐橙点了点头推开了Cross的门。

晚上九点钟不到的街上人不多,在Cross这种不太显眼的酒吧周围人就更少了。

“交易的事情不跟你上级汇报这样好么?”叶修点了一支烟。

“没有必要。”

“态度依旧这么强硬呐。”叶修抱臂靠上墙面,烟雾弥漫有些看不清楚表情背后的深意,“真不知道谁才是老大。”

“带沐橙来这种地方你也是够了。”

“这种地方是什么地方?”叶修反问,似乎有些不太愉快。

“酒吧。”

“你这根深蒂固的老思想什么时候能改变改变?”

“酒吧、迪厅、KTV、私人会所……”

“打住。”叶修知道韩文清恨透了毒品,但却并不打算听对方说教,“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吧?不然有些人可就要伤心了。”

韩文清不明所以,留下一句“少抽点”便离开了Cross。叶修也并没有再说些什么转身进了酒吧。


韩文清一个人住,房间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冷硬得和他的人一样。洗完澡,坐进沙发打开电视,频道定格在晚间新闻。韩文清不看娱乐节目对电视连续剧也不感兴趣,除了新闻大概也就看看纪实频道了。

韩文清抬起左臂看着手腕处明明没什么痕迹却有异样的感觉。手劲不小,眼镜背后的玩味眼神,总觉得不是简单的人物。

韩文清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手机却响了。

“韩队,出事了!”

接到秦牧云的电话,韩文清迅速穿上衣服出了门来到现场。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行凶之人被当场制服,造成一死两伤,其中一名是警察。

“小宋怎么样了?”韩文清问。

“左前臂外侧被割伤,所幸伤口不深没什么危险,已经送医院了。”秦牧云翻开笔记本,“死者陈某,初步判断是由于颈动脉大出血导致的当场死亡,而凶手因吸毒导致精神紊乱,毒瘾发作意识模糊,杀人应当并无目的性。详细情况还需进一步调查。”

“先把犯人押回局里,尸体先送到医院。通知家属就拜托你了。”

“好的。对了韩队,还有一件事情……”秦牧云有些犹豫。

“什么事?”

“其实还有一个人也受伤了,不过只是伤了左手无名指,对方说并无大碍,留了名字和联系电话就离开了,说要做笔录的话再联系他。”

“叫什么名字?”

“张新杰。”


当天晚上韩文清再次踏进了Cross酒吧,夜晚十一点多酒吧客人却比之前来得多。韩文清找到张新杰向对方出示了工作证件。

“抱歉占用几分钟。”公式化的口吻,虽不是命令他人也难以拒绝。

“稍等。”张新杰之后向身边的酒吧员工交代了一下工作,然后去更衣室换了衣服。

“换个地方吧?”

“可以。”


十月底的午夜空气冷凉,Cross所在的街区来往行人和车辆几乎没有,两个大男人走在路灯灰暗的路边,融进夜色。

“手指没事吧?”韩文清问。

“没什么大碍。”张新杰伸出左手无名指,“划破了点皮,简单处理了下,过两天应该就能好了。”

“那么关于案发经过,我想简单问你几个问题。”既然没什么大碍,韩文清果断切入主题。

“请问这算是例行询问吗?”

“没错。”

“那我是不是可以选定询问地点?”

“可以。”

“那来我家吧。”

“……”

“前面右拐就到了。”

“……”

张新杰不是没看见韩文清越来越黑的脸,只不过比起这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更想让对方尝试着去感受酒的魅力。

张新杰一个人住,不过这住的地方却不像是一个男人的生活环境,什么都井井有条让人觉得对方不会是有什么强迫症或者是洁癖之类的毛病。

“随便坐。”

韩文清也不客气,径自坐上了沙发。

客厅的斜对角是吧台和酒柜。张新杰从冰箱的冷冻柜里拿出了SKYY VODKA和预冰过的净饮酒杯。

张新杰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十一点五十六分,似乎并不是饮用伏特加的好时机,为此便只倒了1/3的量。

张新杰将杯子放在茶几上,看了眼韩文清然后坐在另一单人沙发上。

韩文清也是瞥了眼杯子,也没问是水还是酒,因为从杯子的类型一眼就能看出和酒吧盛酒的是同款。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吧。早点结束早点休息。”

“为什么不放到明天?询问。”

“怕你遗漏掉细节。先简要叙述一下事情经过。”韩文清做事从不拖泥带水,对别人严格,对自己更加严格。

虽然韩文清这么说了,但张新杰并不打算开口。

韩文清耐着性子也不催。一分钟比一个小时还显得漫长,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走,缓慢地越过了十二点的界限。

“你是不是很想打我?”张新杰突然有点想笑,笑自己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没有。”韩文清冷着脸回答。

然后张新杰又闭上嘴不再说话。

分针的尖端缓慢地爬过了数字1。

“你到底还要不要说。”韩文清本就不喜欢拐弯抹角,不知道对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能谈谈条件吗?”

“什么?!”韩文清挑高了眉以为自己听错了。

“酒和证言。”张新杰把杯子往韩文清的方向又推了推。

韩文清弄不懂张新杰为什么执意要他喝,不过对证人用强似乎并不是一个警察该有的作为,为取得证言韩警官做了退让。

屋内的温暖空气让冰镇过的伏特加较之前温度上升了不少。作为一名合格的调酒师,当然会选择在酒最合适的温度以最合适的方式呈现在客人面前。张新杰刚想说换一杯的时候,对方咕咕咕就把小半杯的伏特加灌了进去。

张新杰目瞪口呆,虽然也并不至于。

40%的蓝天伏特加以-25℃净饮的方式品味,张新杰觉得这是最适合韩文清的饮酒方式,所以还是觉得有些遗憾的。

辛辣与顺滑,明明应该是不能相互并存的两种体验,却同时让他感知了。

“怎么样?”张新杰细细观察了对方喝酒时候的表情,除了看到对方的眉毛似乎动了一动之外,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还可以。”韩文清不是不会喝酒,只是不喝而已。之前在警校喝得太凶把教官都打了的蠢事他不想再发生第二次了。

完全按照张新杰计划的那样发展,之后的谈话很顺利。


第二天正好是Halloween,国内最近几年才开始流行起来各式各样的庆祝活动,当然这也不再是小孩子的专利。附近发生的凶杀案并没有给这平凡的小街巷蒙上灰暗的阴影,毕竟凶手已经被捉拿归案。

Cross酒吧的布置也因为Halloween做了相应的调整,张新杰则是设计了一款名为Halloween’s kiss的鸡尾酒,以白兰地作为基酒,配以鲜煮的南瓜汁和其他佐料,可以作为一款秋冬季甜品饮用。

韩文清晚上走进Cross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调酒师的穿着配合Halloween的风格做了很大的调整。

有过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这一次张新杰第一时间看着韩文清把杯子里面的伏特加一滴不剩地喝掉。问了同样的问题答案还是“还可以”。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头戴着和他性格不太相符的礼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笑,不过在外人看来他似乎眉头皱得很深。

晚上离开Cross以后,韩文清一路上碰到了好几个扮鬼怪的小孩子撞上他嘴里说着“不给糖果就捣蛋”。

……

难怪临走时张新杰给了他一大袋的mm巧克力以备不时之需。

明明长了一副震慑罪犯的凶恶面孔,但却非常受小孩子的欢迎。

“叔叔,”一个穿着吸血鬼套装的小孩子撞上了韩文清的小腿,然后抓着裤腿不放,kirakira闪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着话,“不给糖果就捣蛋。”

还真不怕他是坏人之类的?父母都是怎么当的?这么晚让这么小的小孩子在外面游荡?

韩文清环视一周看见躲在墙角偷偷向他张望的男人。

……

大概是孩子的父亲。

韩文清拿出一包mm巧克力放进了小孩子的帽子里面,然后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

之后又碰到了很多小孩子,虽然韩文清黑着脸,但丝毫没有对小孩子产生任何影响。前仆后继的小鬼怪和黑着脸的大魔王。


“我们这样整他没关系么?”

“他其实很受小孩子欢迎。”


韩文清回到家的时候,巧克力还剩下一小包,心血来潮拆开吃了几颗。

甜到腻人,总也习惯不了。

还有四天。韩文清眯着眼睛看着日历上用红色的记号笔圈起来的日子。

酒喝多了伤身,何况是伏特加这种比较烈性的洋酒。之后的几天,韩文清上Cross的时候,张新杰在玻璃杯里到了温润的温水放在吧台角落的桌面,韩文清习惯坐的位置。

“不强迫我喝酒了?”韩文清挑眉,带着一点玩笑的口气。

“喝多了伤身。”张新杰笑道,“如果你想喝我可以帮你倒。不过还是建议你下次品尝。”

韩文清饮尽杯中的水把玩着玻璃杯,经过半个月的观察,对Cross已经有所改观,Cross不像其他酒吧那样乌烟瘴气、人群嘈杂,无论是接受服务的人还是提供服务的人,层次都高出平均很多。韩文清不明白毒贩为什么会选择在这种与他们格格不入的地方进行毒品交易,反其道而行么?

韩文清抬头看了眼张新杰忙碌的背影,考虑要不要向对方透露一下这条信息,不过马上被自己否决,把普通民众牵扯进来并不是警察应该做的事情,但他一开始并没有把这条消息向上级反映。而宋奇英受伤,到时候能和他一起行动的只有秦牧云了,不想惊动普通民众似乎不太可能,不过毕竟办了这么多年类似的案件,紧急处置手段已经如同身体本能了。

其实韩文清不必天天蹲守在Cross,只是习惯性在这一段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自从第一次碰到有人敢那样看向他,韩文清似乎对张新杰有了不同于常人的一些看法,除了对付罪犯外他似乎对另一种东西有了一点点的兴趣。

一直想问对方为什么这么执意让他喝下那种无色透明液体,只是一直没问,韩文清觉得自己迟早能看出来。


十一月四日晚八点三十四分,离交易时间还剩二十六分钟,韩文清仔细审视着进出酒吧的客人,对于已经入座的他也时刻密切观察。韩文清安排秦牧云在酒吧外蹲点。

时间逼近九点,整点,过了一分钟,五分钟,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倒是酒吧的一角响起了钢琴声。

韩文清没太关注是什么曲子,倒是弹奏的人让他有些惊讶,是张新杰。

多数人沉浸其中,当然有些心怀鬼胎的人就会焦躁不安。

韩文清觉察到有两个人神色有些不自然便上前盘问,亮出了工作证要求对方配合。

对方当然不会乖乖配合了。

跃动的钢琴声很好地掩盖了黑暗角落里打斗的声音。一对二也完全没有落下风的韩警官把对方的两个人打趴在地,一曲终了,抹了抹有些渗血的嘴角,拨通对讲电话。

“小秦,进来把嫌犯运到局里去。”

“是。”秦牧云汗颜了一下,似乎自己一直都是搬运工?

韩文清把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的右手用手铐铐在了一起。

“似乎解决了?”张新杰走到韩文清所在位置。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韩文清问道。

“叶修透露了时间。”

“那个家伙。”

灯光在这个角落缓慢浮动。

“嘴角破了。”

“小伤。”

然后张新杰的手指碰到了韩文清的嘴角,比起触电的感觉,这个场景被秦牧云看到似乎更让韩文清觉得诡异。

“韩队……?”

“走了。”

秦牧云看了眼黑着一张脸的他们老大,然后看到碰了他们老大的那个男人竟然笑得很和煦,心情有些微妙。


落网的两个人背后牵扯到一个更大的贩毒组织,之后的两三个月,韩文清为了这个案件奔波没有再出现在Cross,不过那一晚张新杰的举动让他记忆深刻。

韩文清还真看不出来张新杰到底是几个意思。现在疑问上升到了两个,无解。


时隔三个月再踏进Cross,韩文清似乎已经不再那么抵触,习惯性走到黑暗角落坐下。

“好久不见。”张新杰把一杯Vodka放在韩文清面前。

韩文清盯着张新杰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

时间都像是配合着静止。

“怎么了?”

“你说说你都什么意思?”

“你指什么?”

“酒。为什么这么执意让我喝。”

“很适合你。”

“什么?”

“简单又直接。”

“……”

“而且我对你很感兴趣所以才会对你做出那种举动。”

“……”

很好,非常好,自己没问什么就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想我应该喜欢你。”

韩文清很想骂人,更想打人。捏着酒杯的手关节都有点泛白。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韩文清一饮而尽,酒杯底座撞上台面哐当发出巨大响声,走之前还不忘摸出几张纸币拍在桌面上。

“等你答复。”

滚。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韩文清大概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在意这个带着眼镜笑得温和的调酒师。


-fin-


>>>


 *straight:净饮,即指不添加其他辅料单纯的饮用。
 *Halloween's kiss:我瞎掰的,别信。
 *参考了《洋酒品鉴大全》部分内容,成美堂出版编辑部编著,高岚译,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发行的那本。

完全没有cp感,人物ooc严重,结局莫名其妙。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太难写了,我还是滚去撸原著吧。




评论(9)
热度(57)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