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闲×Hima

聞こえますか、花の響き。

【于远】并没有什么名字

*画风突变,没有逻辑



>>>

邹远和于锋吵架了。

于锋一气之下摔门而出,留邹远独自一人站在冰冷的客厅。

邹远攥紧手里那一张录取通知书和一张机票,咬了咬嘴唇,疼,但不及心中万分之一。

“你怎么不告诉我!”我明明说过。

“如果你不想过我们就分开吧。”是谁不想过。

明明只是同居的第三个年头,为什么像是到了婚姻的七年之痒。

 
  

邹远还记得于锋第一次叫他名字时的温和认真,第一次说喜欢他时的低声细语,第一次吻他时的小心翼翼,第一次抱他时的温柔霸道。

时间似乎会消磨掉一些东西,那些痛苦的以及,美好的。

邹远抱着枕头窝在沙发里面,看着电视机里面一闪而过的各种画面,脑子里面却全都是于锋。

 


第十三赛季,百花夺得了这一赛季的联盟总冠军,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到手时的感受是那么虚幻而不真实。

百花沸腾了。

于锋操纵着落花狼藉把黄少的夜雨声烦最后4%的血条清到零时眼神里流露出的耀眼星光,邹远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于锋右手放开鼠标,转过身给了邹远一个拥抱。

“赢了!”于锋抱邹远很紧,紧得邹远快要窒息,然而邹远并不在意。

“嗯,赢了!”邹远笑着也回抱了于锋。

曾信然、周光义、莫楚辰、朱效平他们都激动得捏紧了拳头抱在一起,有的都哭出了声。

“赢了,赢了!”

百花与冠军王座擦肩而过多少次之后,终于得到了胜利女神的青睐。邹远接过冠军奖杯时手抖得不成样子。他还记得于锋握着他的手捧起冠军奖杯时的温厚坚定。

之后少不了庆祝。

于锋的气息绕在邹远耳后,温热的吐息惊起阵阵涟漪。

邹远,我喜欢你。

等了四年的一句话,邹远高兴得想哭。

 


邹远捏了捏鼻梁,好累。盯着茶几上那张录取通知书发呆。

邹远在成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之前是一名艺术生,在退役之后便重新走上这条路。于锋也曾说过邹远很有画画的天赋。

于锋退役之后进了百花技术部门,邹远退役之后接了一些插画的约稿,有时也会去百花做做临时指导。

同居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从温馨变得冷淡。

比起作为荣耀职业选手那段日子,于锋现在的工作没什么规律可言。邹远有时候画稿子也会占用到周末的时间。

两个人的相处时间从互相迁就变得可有可无。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出现了裂痕,所有对话被留在床上那短暂的十几分钟里,然而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两个人的交流却也是越来越少。

于锋还是会温柔地亲吻邹远的眉眼,温柔地进入邹远的身体,然而缺少热情的动作只让邹远感到心冷。

少了言语像是机械般的做爱,让邹远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于锋嘴里咬着一根烟,点燃后盘绕起的圈圈烟雾模糊了他的表情。

不该发火的。不该说出那些伤人的话。他那么在乎邹远,根本舍不得对方伤心难过。

他只是太累了,比起打荣耀的那段时间,现在反而让他觉得有心无力。新的等级上线,新的作战地图,武器装备的提升,荣耀系统的更新,他要分析考虑的东西太多了。

于锋时常和他的团队讨论到很晚,调试很久每次回到他和邹远的家都累到不行。

于锋有时会靠在画室的门框看着邹远忙碌的背影,想上前亲吻亲吻对方的头顶,却总会想起一次突然的拥抱毁了邹远花了两天时间完成的一张商稿,这么想着便忍下想去亲吻的冲动,掩了掩门独自回了卧室。

 


于锋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烟圈,缱绻的形状让夜空有些哀伤。

中央美院的录取通知书,于锋皱着眉试着在脑海之中寻找相关的信息,可是怎么也想不起邹远曾经和他说过有关这件事的任何内容。

本来邹远被录取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在于锋看来比起惊喜这更像是邹远对他的一种隐瞒,也许并不是故意的。

退役后回G市还是继续留在K市,于锋不是没纠结过,但在百花打拼了五年说没感情那肯定是骗人的,留在百花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所做的决定,邹远也是原因之一,于锋并不后悔。可是现在,他和邹远的这种状态比分手还要冷淡,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于锋捏了捏拳头,觉得这样的结果太可笑,然而却是不得不承认。

于锋深吸一口气,隐没于黑暗之中。

 


邹远抱着枕头在沙发上睡着了,眼眶有些微红,蜷缩成一团显得有些无助可怜。

电视机里播放的是上个世纪初的黑白默声电影,客厅里只有邹远浅浅的呼吸声。

于锋在楼下游荡了两三个小时之后回了公寓,一开门亮堂堂的客厅让他有些不太习惯。

于锋只看见邹远屈膝抱成一团窝在沙发里,他走过去蹲下,摸了摸邹远有些湿凉的脸颊,捋了捋额前散落开的碎发。

邹远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于锋就在自己的面前,脑子变得有些短路。

“小远。”于锋轻声说道。

邹远整个人迷迷糊糊,只是视线直直地落在于锋的眼睛。

于锋也没再说什么,一把将邹远从沙发上捞了起来,枕头掉落在地上也没去管。

“于锋,放我下去!”腾空的高度让邹远找回了一点意识,扭动着身体叫喊。

“嘘。”

邹远下意识地还是很听于锋的话,环着于锋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邹远闻到于锋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把头埋进了于锋的肩膀。

客厅到卧室不过十几步的距离,但似乎格外漫长。

“小远。”

“唔。”邹远闷闷的声音从于锋的耳侧钻进了于锋的耳朵。

“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唔……”邹远头埋在于锋的肩膀并不想抬起来,只是含糊不清地发出一些声音。

“小远。”

“唔……不要。”邹远把头贴着于锋的肩窝完全没有抬起来的迹象。

“小远。”

“啊、唔、”

地心引力的关系,邹远掉落在床上。于锋低下头咬了邹远的嘴唇,咬出了血。

“好疼……”邹远似乎将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好疼、疼死了!你走开!”

卧室灯没有开,只有从客厅漏进来的一些光亮。

于锋看见邹远眼里闪烁的一些泪光。

于锋抓住邹远挥开他的手,有些强硬。

“邹远。”

被叫了全名,邹远一下子没忍住眼泪。

“于锋你混蛋!”

邹远一个枕头直接摔向于锋,于锋挡了一下枕头落到地上。

两人都不说话,空气一下子冷了。

邹远背过身去。于锋坐到床头,伸手揉了揉邹远的头发。

“拿开你的爪子。”邹远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并没有拍开于锋的手,不知道是心软了还是懒得动。

于锋有些好气又好笑,从没见过邹远这个样子。

时间在流动空气却像是静止了一般,于锋揉够了就收回手。

“小远。”

“我不听。”邹远说着就把被子蒙在头上,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就是闷闷的鼻音。

邹远打定主意要和于锋作对到底,拉着被子不让于锋扯开。

于锋到底是力气比邹远大,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让邹远就范了。

于锋俯下身盯着邹远的眼睛看,邹远眼中的水气、邹远眼瞳中映出的自己的表情。邹远一巴掌推开了于锋的脸。

拉拉扯扯当中,于锋亲了邹远好几次。

“于锋你玩够没!”邹远向于锋大吼一声,“唔、”

于锋趁机把邹远吻了个正着,不同于刚刚开玩笑似的亲吻,着实是一个深吻。

“不是说要分手么!”快被吻断气的邹远在于锋放开后喘着气吼道,然而完全没有什么气势可言。

“小远你该和我说的。”于锋没有接邹远的话,只是平静地开口。

“我明明和你说过,是你自己忘了!”

于锋眉头紧锁,没什么头绪。

“自己忘了还怪我!”

邹远抓起于锋的左手在他的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于锋看着邹远的牙印感到有些疼,又像是想起了什么。

邹远看着于锋没什么反应,视线垂下又把自己抱成一团。

“有时候总在想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为什么要留在百花呢?我和你说过想继续学画画的啊,太忙了不记得了吧。这个月我们说过几句话呢?我在家画稿子,你在俱乐部加班,做爱也像是例行公事,两个人之间的温度慢慢变冷就是这种感觉么……”邹远声音有些颤抖,视线落在角落的一点上,“你还喜欢……我……么?……”

于锋盯着没在看自己的邹远,似乎了解到了症结所在。于锋轻笑一声,虽然不是该笑的场合。

邹远一愣,不懂于锋什么意思。

于锋开始脱邹远的衣服也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亲上了邹远的颈项和肩膀,然后在邹远的耳边轻声说道。

“刚才的事都是我的错,不该对你发火,不该随随便便说分开。”

于锋抱了抱邹远的身体,瘦得骨头都硌人。邹远听着于锋道歉的话语心情也没好多少,看着于锋光裸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肩膀上的一块肉都快被咬掉了。

“你属狗么。”于锋轻笑。

 


“啊!让你别吓我!又得重画了!”

“陪你通宵啊。”

“去去去,你快去睡觉。”

“勾线加上色,五个小时可以搞定吧?”于锋亲了亲邹远的发心笑道,“明天有的是时间,今晚先陪我啊。”

“不怕我把你榨干么?”邹远放下画笔邪笑一声。

结果于锋还是笑眯眯地看着邹远。

 


到后来邹远还是不明白当时他没什么逻辑地说完那些话之后,于锋那个浅淡的笑容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从那天开始,有些东西似乎又回来了那些被时间慢慢消磨的东西又变得清晰可辨。

 


 -fin-

>>>

只是想看锋哥小远吵吵架




评论(8)
热度(36)
©TSUKI | Powered by LOFTER